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偷点浮生韶华  

2010-01-01 22:12:27|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点浮生韶华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我总是对你沉默无语。”

“我知道那些繁赘的记忆终将把你的安之若素给褪尽成斑铄的往事。”

“可我不能忘了你。”

“绝对。不可以。”

                                                 ———————————————————— 往昔

生活即使冷凝停滞的姿态不再前行,我也应该收拾记忆去履行自己的允诺。

他曾拉着我一起去看云踪霞迹,去蔚蓝的汪洋大海,去蓊郁青葱的莽莽野林,而我吝啬馈赠的,不过是阳台上炫目的青阳,海潮浪汐间吹来的辛辣且膳腥的风,满地跌宕的嶙峋枯叶,还有那些足以让他荒老的发,褶皱的眉间与沙哑的喉咙。

我不曾知道,岁月是足以沧海桑田,偿还我所无忧无虑,闲暇愉悦的童年,将我捧起,举过肩膀, 因飞翔而迅速饱满风的衣,沾满斜阳的星火灰烬,晌午白鹤的身影趟过灼灼耀眼的琉璃瓦,光影婆娑的湖畔在眼前闪闪发光。少年所不知道的盛夏光阴何其冗长,逼近永恒,他就背着我穿过阑珊间袅娜的茶香,深林间云雾缭乱的氤氲,眼前尽是流光溢彩的华章,背后皆是绵延不绝的山岗。

好像童话一样。

可惜他却不是【永恒】,真的不是。

 

他对自己所失去的年华已经感到麻木,就像那日夜颠覆者,枕着星辰与霞光入睡,却又遗梦万年。

我说不出在那大段大段空乏的回忆中有几次出现了他的影像片段,可那些层层叠叠的暮霭与朝晖却顽固不化的占据了心房大半个角落。骨子里轻薄的岁月静静的蜷缩在一隅,像那些被丰沛连绵的阴雨唤醒的藤条,将心房缠绕得微皱,生命便窒息如被淹没至深海。

我的眼中有出现过他的影——垂暮,叹息的长影,在街衢愈渐昏暗的斜晖下支离破碎。我的耳中有过他的声线——沙哑的,深沉的声音,嘶吼过,嗫嚅过。他就像盛夏那般的沧桑的麦草,哪里都是无尽的青葱。少年曾经执起彼此的手,像风一般绕过篙草弥漫的湖畔,一年,一年,又是一年。如风过耳的韶光从他吹鼓起来的白衬衣间振翅而过,单车上的车轴被四溢的暮色蒙上金色的琉璃,他放下车,踉跄的穿梭在雾霭氤氲的田地,刚刚沾满雾珠的麦草间打湿了他的衣袖,鼻翼间满是饱含生命的土壤淡淡的辛香。我不知少年为何这么做,或许他只是为了看到那片湖海,那抹霞光,可他全都想把这一切赋予给我,毫无保留,无所依存。

可或许当他拼命踩踏着单车找到我时,已经太晚了。

是的,少年老了,他不知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他敏捷如梭的踏步赶不上朝朝暮暮,他已被时光的洪湖淹没至深,静静的下沉至冰冷的河床,而只留下一潭涟漪。

他却不曾自救。

每每周末,他总抽出时间与我看匮乏色彩的文艺片。他熟练的将闪光的碟片放进去,调节好音量,然后看似舒适的坐在我的身旁。我们的面孔被那些光芒掩盖了原本的颜色,那些五光十色的场面开始令我们的双眼饱含酸涩。可每每当我看到那些聚散离合的场景而不禁抹泪时,我转身望向他,少年却是一副疲倦而沉睡的的摸样,世间的阴霾雾霭是他在的双眸上织成网,他踉跄了一下,缓缓的睡了过去,沉重的呼吸声渐渐填塞了我的全部。

我怕他不曾醒来,轻轻推了他一把——

“爸爸,你睡着了么?爸爸?爸爸!”

是的,少年沉睡在了无人伴随的岁月中,他苍老了。

 

所以。

我宁愿窃取那些浮生的年华,重新与他拾取那些盛夏光年的霞光,坐在他的单车上,穿过被暮色渐染的坡道,坐在连阳光都青葱浮荡的车厢,任如玉般冰凉的风吹乱我们的发。我想看着他所枕的寰宇星辰,梦语中如烈焰般燃烧的星火燎原,在空荡的岁月重新走过,避讳些华章异彩,多多窥视一下他波澜不惊的眼中梦断神伤的戏:那个走过星夜下谢落满地的灯光,那个在洁白的木棉絮中将木棉花踢起的身影,那个倚靠在寂寞的天窗上仰视飞鸟翱翔的七月,他所拥有的我全拥有,我所拥有他不曾拥有。

于是。

我宁愿窃取那些浮生的年华,以我丰满的杯倾倒在他无所求的

“那些逐渐被火焰烤焦的细节之末, 有着少年落寞而单薄的背影。年代已经久远而无从考察和知晓,我不知道少年还可以与我执手多远,他还有多少个年岁可以苍老下去……

我宁愿窃取那些浮生的年华,无论世界将何以凝滞成一片纯白的湖泊。旧居那些夹杂着深绿与蓝光的落地窗,空气中弥漫着氤氲的水汽。我要重归那段被几欲遗忘的时光去,在被雨水润湿的窗棂上,看着光影斑铄中行走在蓊郁树冠下的未曾打伞的他。在世界被霞光轻拂的午后,拉着他一同走过流年般的岁月,看着那微小的我,是如何在他温暖的掌心中长大。听着原本牙牙学语的自己,怎么歌咏出青春青涩的歌。想着那些已经遗忘在记忆与长梦的故居,幼年的航船激起光阴蹉跎的浅吟低唱。

 

“呐,爸爸。”

“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