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带走悲伤,留下往事 再版  

2010-01-27 21:41:34|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走悲伤,留下往事

我相信岁月中的一年四季不会轻薄得克制不住任何往事的悲伤。

                                                               ——题记

【羽毛球 落雨】

我依稀记得,我和爸爸总在那些秋季的下午,腾出时间去公园打球。那是一处废弃的公园,满地是卷皱的枯叶,蔫焉的浆果,杜鹃与稀稀落落的鸟群常常从球的抛物线处倏忽飞过,啼叫数声后又隐匿在鳞次栉比的橡木林间,我和爸爸就是和它们一同打着羽毛球。

羽毛球的飞影像似羽翅呼啸着划过天际,在眼前逐渐扑腾着飞向天穹。那时公园寂静无人,就只有凝固在空气中的拍球声和脚步声。记忆深处时常散发着甜腻的橡果辛香,眼前废弃的水泥瓦墙缠绕着墨绿的藤蔓而煞是青葱。我们常常恍惚的抬头才发现天空早已布满归去的流云,暮色四合的公园周围逐渐亮起万家灯火。我们就这么手挽着手,各拿着一支球拍摇摇晃晃的行走在那些温暖的灯光下面,金耀的光芒镀在我们的肩膀上,像是从神话中走出的骑士。

我也记得,在晦暗的阴霾下,我与他共持着唯一的一把伞,瑟瑟地行于暴雨中。在天地全然被落雨湮灭了喧嚣之后,骤降的雨水像是愤怒的鼓声在耳廓中放肆的击打着,叫嚣的雨水想要冲垮我们所持的雨伞,冰凉的雨珠像狡猾的藤蔓顺沿伞脊逼入袖口处。

很快,袖口顷刻间变得滑腻而潮湿,我抬起手肘看时,已是湿漉漉的一大片,原来两人共持的伞不够宽大,不足以将所有的雨水置之度外。我摇摇头,想赶紧加快脚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告别这烦人的雨水。

可这时,他却将悉数不多的挡雨处全部倾向着我,视线的一半被蓝色的雨伞盖住银针似的落雨,视线的另一半则是大雨须臾间湿透了他的衣间的荒凉。我不禁感到淋湿的手腕上一阵砭骨的寒意,我侧转身子问他到底冷不冷,根本就不需要供出全部的雨伞而为挡雨。当然,他摇摇头,像个男孩子逞强的说,“不冷不冷,热着呢。”

可我相信,岁月中的一年四季不会轻薄得克制不住任何往事的悲伤,

像是夏季聒噪的蝉鸣,粘稠的六月连空气都停滞成为琥珀。

像是春季在夜空漫漶升腾的烟火,慢慢的追逐成流动的星轨。

像是秋季,道路上坠落着硕大的繁华,落霞一般沾染一地绛红。

像是冬季,看不到雪,但是空气却冰凉砭骨,呵气成霜。

一年四季总归要遁入黯淡的冬季,于是我们也总归要遁入黯淡的冬季。

现在,歇斯底里地和他争吵是我,喋喋不休的抨击对方的短处的是我,仇恨的想要将对方拖入深渊般的也是我。

他还有什么好处呢?

除了在将一些晦涩的往事抽丝剥茧成痛苦且难以原谅的样子,愠怒的将满怀欣喜的心情打碎,一厢情愿的任凭自己暴戾的情绪左右身心,像是发狂的兽一般,以尖锐的言语为獠牙,以悲伤的视线为矛盾,让我只得如履薄冰的维持着父女二人僵持麻痹的关系。

某一天,我突然很想看看幼年时的我和他,看看那些阳光健壮的少年依稀存在的摸样,可他的面容竟模糊得似北方寒冰破碎开裂的江河。而今我唯一记得的两句话却足够敷衍对于他的记忆。

你在撒谎,你这个骗子。

 

【往事依旧】

我梦见了最初最美好的时光。

光线像透过了层层绿水,穿过了繁枝浓叶,慵懒的照入我心房。

 

他牵着我的小手,缓缓而行,生怕那颗藏匿着幸福与喜悦的心不慎摔落在地板上,因为他想拉着我去游乐场玩旋转木马,去看看那些飞旋着华美的光影,将要在我们的面容上涂抹一方纯真的色彩。

他总是抢先,在那些高昂着头,迎风将鬃吹得繁乱的木马前将我抱起,让我得以抓着马匹修长的脖颈以至于不摔下来。他对这一项信心十足,确保安全无误之后,跑出木马的乐园得意的向我挥挥手。

“坐稳啦!”

然后欢快的奏乐在耳边此起彼伏的响起,那些犹如麦浪般金碧辉煌的旋转木马,旋转着,飞腾着,凝固着四溢的欢笑,不愿它们迷路在黄昏的霞光中。

游性散尽,该是回家的时候,父女彼此一路向家的方向走去。坡道被朝霞渲染得灼灼耀眼,各行其路的我们彼此踩踏着对方鞋底上一方黑色的长影,追逐着,嬉闹着,美如云蒸霞蔚,欢笑的时光在指缝间如流沙般簌簌而落,可我们却依旧不懂得何为结束。

 

沿路中,我与其他孩子,扎堆在一个卖气球的老爷爷面前,看着那束束轻飘飘的,五色斑斓的气球就如同散发着甜腻气息的糖果一样,牢牢将我吸住。

我对眼前流动气球而羡慕不已,我扯着爸爸的衣角,不说话,我想让他停一会儿,孩子的缤纷世界不再于日暮晨曦的更替。

不一会,一个原本停驻在塑料盒上原地旋转的气球便紧紧的被我攥在的手上。看着我一脸不肯松懈的样子,他微微笑了笑,半蹲下来,将我的手指轻轻掰开。

“不会飞的!你看!”他像魔术师施展神秘的魔术一样,须臾间,气球末端的白绳上便拴着一枚晶亮的钥匙。

家的钥匙。以及怎么也飞不走的气球。

我当时咧着嘴,对着他模糊的音容相貌儿笑,可回忆的夕阳就在那一瞬间沉入匍匐的大地,光线骤暗,而我再也无法看清他的摸样了。

他可以说是多么的爱我,深沉的,不可置换的父爱,可尚且年少而不知甘苦的我却一味推搡他的邀请——因为琐事而争吵不休,骨骼和血肉黏合着掘入忿恨的犁与铲,血腥味冲入胸腔与肺腑,绝望得像是溺水而亡的水手。是的,他是寂静的海,伤心的海,淌着日暮西下时殷红的血色光辉,而我就是那一直想将他浩劫的沙漠,侵蚀寸寸往昔温柔的海岸线,直至逼入困窘的绝境也没想到自救。

他想对我说声抱歉,可自持不下的他以违心的怒骂而告终,在颤抖的视线中,摔门声像是愚弄者的肆意叫嚣的嘲笑,什么时候和她吵架了?一周前?五天前?不对,刚刚吃饭前才整理好摔碎的瓷碗的。

说着,那道被尖锐的瓷片割伤的手指又在渗出痛苦的血珠。

他怎么也无法承认孩子叛逆的成长的因果缘由,他身形日渐消瘦,可孩子的心灵却依旧承受不住任何暴戾的风霜:喝住她不要留念与回头,逼迫她在跌落深渊的瞬间展翅逃生——他只知道,他回不到幸福美好的往事中去了。

永远也别想。

 

我曾经如此想着,总有一天,面对着寂灭于万米高空的他,要用何等冗长的光阴安修补遍体鳞伤的灵魂。


                         带走悲伤,留下往事

我相信岁月中的一年四季不会轻薄得克制不住任何往事的悲伤。

                                                               ——题记

【羽毛球 落雨】

我依稀记得,我和爸爸总在那些秋季的下午,腾出时间去公园打球。那是一处废弃的公园,满地是卷皱的枯叶,蔫焉的浆果,杜鹃与稀稀落落的鸟群常常从球的抛物线处倏忽飞过,啼叫数声后又隐匿在鳞次栉比的橡木林间,我和爸爸就是和它们一同打着羽毛球。

羽毛球的飞影像似羽翅呼啸着划过天际,在眼前逐渐扑腾着飞向天穹。那时公园寂静无人,就只有凝固在空气中的拍球声和脚步声。记忆深处时常散发着甜腻的橡果辛香,眼前废弃的水泥瓦墙缠绕着墨绿的藤蔓而煞是青葱。我们常常恍惚的抬头才发现天空早已布满归去的流云,暮色四合的公园周围逐渐亮起万家灯火。我们就这么手挽着手,各拿着一支球拍摇摇晃晃的行走在那些温暖的灯光下面,金耀的光芒镀在我们的肩膀上,像是从神话中走出的骑士。

我也记得,在晦暗的阴霾下,我与他共持着唯一的一把伞,瑟瑟地行于暴雨中。在天地全然被落雨湮灭了喧嚣之后,骤降的雨水像是愤怒的鼓声在耳廓中放肆的击打着,叫嚣的雨水想要冲垮我们所持的雨伞,冰凉的雨珠像狡猾的藤蔓顺沿伞脊逼入袖口处。

很快,袖口顷刻间变得滑腻而潮湿,我抬起手肘看时,已是湿漉漉的一大片,原来两人共持的伞不够宽大,不足以将所有的雨水置之度外。我摇摇头,想赶紧加快脚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告别这烦人的雨水。

可这时,他却将悉数不多的挡雨处全部倾向着我,视线的一半被蓝色的雨伞盖住银针似的落雨,视线的另一半则是大雨须臾间湿透了他的衣间的荒凉。我不禁感到淋湿的手腕上一阵砭骨的寒意,我侧转身子问他到底冷不冷,根本就不需要供出全部的雨伞而为挡雨。当然,他摇摇头,像个男孩子逞强的说,“不冷不冷,热着呢。”

可我相信,岁月中的一年四季不会轻薄得克制不住任何往事的悲伤,

像是夏季聒噪的蝉鸣,粘稠的六月连空气都停滞成为琥珀。

像是春季在夜空漫漶升腾的烟火,慢慢的追逐成流动的星轨。

像是秋季,道路上坠落着硕大的繁华,落霞一般沾染一地绛红。

像是冬季,看不到雪,但是空气却冰凉砭骨,呵气成霜。

一年四季总归要遁入黯淡的冬季,于是我们也总归要遁入黯淡的冬季。

现在,歇斯底里地和他争吵是我,喋喋不休的抨击对方的短处的是我,仇恨的想要将对方拖入深渊般的也是我。

他还有什么好处呢?

除了在将一些晦涩的往事抽丝剥茧成痛苦且难以原谅的样子,愠怒的将满怀欣喜的心情打碎,一厢情愿的任凭自己暴戾的情绪左右身心,像是发狂的兽一般,以尖锐的言语为獠牙,以悲伤的视线为矛盾,让我只得如履薄冰的维持着父女二人僵持麻痹的关系。

某一天,我突然很想看看幼年时的我和他,看看那些阳光健壮的少年依稀存在的摸样,可他的面容竟模糊得似北方寒冰破碎开裂的江河。而今我唯一记得的两句话却足够敷衍对于他的记忆。

你在撒谎,你这个骗子。

 

【往事依旧】

我梦见了最初最美好的时光。

光线像透过了层层绿水,穿过了繁枝浓叶,慵懒的照入我心房。

 

他牵着我的小手,缓缓而行,生怕那颗藏匿着幸福与喜悦的心不慎摔落在地板上,因为他想拉着我去游乐场玩旋转木马,去看看那些飞旋着华美的光影,将要在我们的面容上涂抹一方纯真的色彩。

他总是抢先,在那些高昂着头,迎风将鬃吹得繁乱的木马前将我抱起,让我得以抓着马匹修长的脖颈以至于不摔下来。他对这一项信心十足,确保安全无误之后,跑出木马的乐园得意的向我挥挥手。

“坐稳啦!”

然后欢快的奏乐在耳边此起彼伏的响起,那些犹如麦浪般金碧辉煌的旋转木马,旋转着,飞腾着,凝固着四溢的欢笑,不愿它们迷路在黄昏的霞光中。

游性散尽,该是回家的时候,父女彼此一路向家的方向走去。坡道被朝霞渲染得灼灼耀眼,各行其路的我们彼此踩踏着对方鞋底上一方黑色的长影,追逐着,嬉闹着,美如云蒸霞蔚,欢笑的时光在指缝间如流沙般簌簌而落,可我们却依旧不懂得何为结束。

 

沿路中,我与其他孩子,扎堆在一个卖气球的老爷爷面前,看着那束束轻飘飘的,五色斑斓的气球就如同散发着甜腻气息的糖果一样,牢牢将我吸住。

我对眼前流动气球而羡慕不已,我扯着爸爸的衣角,不说话,我想让他停一会儿,孩子的缤纷世界不再于日暮晨曦的更替。

不一会,一个原本停驻在塑料盒上原地旋转的气球便紧紧的被我攥在的手上。看着我一脸不肯松懈的样子,他微微笑了笑,半蹲下来,将我的手指轻轻掰开。

“不会飞的!你看!”他像魔术师施展神秘的魔术一样,须臾间,气球末端的白绳上便拴着一枚晶亮的钥匙。

家的钥匙。以及怎么也飞不走的气球。

我当时咧着嘴,对着他模糊的音容相貌儿笑,可回忆的夕阳就在那一瞬间沉入匍匐的大地,光线骤暗,而我再也无法看清他的摸样了。

他可以说是多么的爱我,深沉的,不可置换的父爱,可尚且年少而不知甘苦的我却一味推搡他的邀请——因为琐事而争吵不休,骨骼和血肉黏合着掘入忿恨的犁与铲,血腥味冲入胸腔与肺腑,绝望得像是溺水而亡的水手。是的,他是寂静的海,伤心的海,淌着日暮西下时殷红的血色光辉,而我就是那一直想将他浩劫的沙漠,侵蚀寸寸往昔温柔的海岸线,直至逼入困窘的绝境也没想到自救。

他想对我说声抱歉,可自持不下的他以违心的怒骂而告终,在颤抖的视线中,摔门声像是愚弄者的肆意叫嚣的嘲笑,什么时候和她吵架了?一周前?五天前?不对,刚刚吃饭前才整理好摔碎的瓷碗的。

说着,那道被尖锐的瓷片割伤的手指又在渗出痛苦的血珠。

他怎么也无法承认孩子叛逆的成长的因果缘由,他身形日渐消瘦,可孩子的心灵却依旧承受不住任何暴戾的风霜:喝住她不要留念与回头,逼迫她在跌落深渊的瞬间展翅逃生——他只知道,他回不到幸福美好的往事中去了。

永远也别想。

 

我曾经如此想着,总有一天,面对着寂灭于万米高空的他,要用何等冗长的光阴安修补遍体鳞伤的灵魂。


【喧嚣】

让我想一想,在混沌的脑海里如何才能寻找他依稀的曙光。

 

他的笑颜,犹如青葱年华中少年的微笑,阳光,健康,充满活力。

他的双手,可以抵挡任何风霜雨雪,粗糙,温暖,手心上布满沧桑的指纹。

但是——

他的背影,不再高大,不再屹立不倒,随时都会被疾病摧枯拉朽,随时都可能寂灭于荒芜人烟的世界之中。

此刻,他正努力的调整自己紊乱的呼吸,无奈喉咙却像锈迹斑铄的风箱一样,发出粘稠而空洞的咳嗽声。他殷红的咽喉像是火燎般的疼痛,他的目光逐渐黯淡且密布阴霾。他病了,他却不想有人去照顾。他只能静静的呼吸着,看看落日,看看耀眼的霞光将混浊的双眼刺痛得留下眼泪。

他想到了曾经的女儿,年幼无知的女儿,懵懂天真的女儿,咧着嘴,傻乎乎的向他微笑着,说着“爸爸,爸爸”。他那时还有力量,足以将这幼小的躯体抬举得老高。腾出健壮的臂弯,看着疲惫的女儿缓缓入眠。他的身影绝对不是如今那般吝啬的高大,而是犹如山川巅峰那般绵延守护着女儿整个童年。

他笑了笑,心里想着这么大半辈子过去还没看到女儿长大,然后他就挪动了下身躯,缓缓的睡去了。

那尊遗落了岁月洪荒的石雕像,在脆薄的寂静里,做半明半昧的梦。

【带走悲伤,留下往事】

那些层层叠叠的暮霭与朝晖在顽固不化的占据了心房大半个角落。骨子里轻薄的岁月静静的蜷缩在一隅,像那些被丰沛连绵的阴雨唤醒的藤条,将心房缠绕得微皱,生命便窒息如被淹没至深海。

我的眼中有出现过他的影——垂暮,叹息的长影,在街衢愈渐昏暗的斜晖下支离破碎。我的耳中有过他的声线——沙哑的,深沉的声音,嘶吼过,嗫嚅过。他就像盛夏那般的沧桑的麦草,哪里都是无尽的青葱。

让我再次想想,岁月到底在这具不屈服的躯体上用锐利的刀刃雕琢了多少伤痕?

46个春华秋实,46个草木荣枯,46个风霜雪夜,46个往事岁月。

一横一撇一捺,在他枯槁的额头上残忍的雕刻着跌宕的皱纹。

一挑一扯一收,在他粗糙的手指间逐渐撕裂成狰狞的缝口。

请让我想想,有什么魔法能让他永远不老?让他恢复成少年的摸样,让他脱胎换骨,让他返老还童。

时光啊,为什么以为成长的代价换取他的苍老。为什么以他早就洞晓尘世的秉性来消磨我的叛逆与仇视,为什么他依旧能以他磅礴而浩淼的霞光驱散所有啃食生命的野兽?

掌中的木棉花只剩一朵,随手放入他温暖的掌心之中。

【少年 女孩】

曾经的少年牵着女孩稚嫩的手心,他蹲坐下来,看着满脸充满喜悦的女孩子笑了笑,轻轻的在女孩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让我们带走悲伤,留下往事吧,起码在我们还未年迈前,将往事好好的记起,永远不要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