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惊爆学院 第四话文字版(大雾,大伪)  

2010-02-11 21:49:29|  分类: 深色仓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练笔用!!!讨厌的勿进!



记得那好像是我十岁时候的事情

在那之前我是既孤僻又没有什么特长的孩子。

然而——

在那一瞬间

我发现了自己的一项特长——

 

倘若说刚刚不幸撞见罗迪克安置克莱莫地雷,然后被他愤恨的扯起衣襟准备挨住他在眼前晃动的拳头,在瞬息万变之间被踹开的教室推拉门,在须臾间被梅尔一击重磅回旋踢踢得瘫软在散乱的课桌椅之间——不等周思明将惊讶得将撑开的嘴合上,那翠绿色的瞳孔便如辐射般瞬间洞穿周思明侥幸逃脱危机时的片刻安全感。

是的。那个金发碧眼的少女梅尔,深蓝色校服的外衣像似披风般在她修长的腰腹间扣住,长及半腰的金色发梢如同呼啸的瀑布在她桀骜不驯的眼瞳旁缓缓垂落,从少女硬挺的肩膀上如藤萝般蔓延至白净的衣袖之间。倘若她的表情是微笑而不是嗔怒的瞪着周思明的话,那么她绝对是继许晓凉之后第二个无敌美少女。

可是她绝没有要微笑的意思,目前看来,不,是永远都是。

 

大家好,我叫周思明,是个既不显眼又没有特长的普通高中生。

但如今我却被卷入不普通的大麻烦中。

正确来说应该是——

危机。

   周思明无法避开少女的睥睨,那犹如荒漠之鹰盯准孱弱的野兔一般尖锐的视线,又像似被足以致命的漆黑枪口瞄准了自己一样。周思明意识到现在这样子的局势僵持不了多久,又觉得对于面前的“救命恩人”应该说点什么致谢的话。

“那..那个,谢谢你帮了我,请问……

不想,原本紧闭唇口的少女在下一刻打断了周思明的道谢,那生硬的抢白夹杂着尖锐的刺,像是一场狂暴的龙卷风在空荡的教室里。

“啊,别急着道谢,我当然是有事情才特地找你这个嫩头青。”

只见梅尔撇了撇嘴,翠绿的双瞳中逐渐映现出不屑一顾的眼光,那依旧是没有笑意的脸庞,在周思明眼中看来就快麻痹成一尊石雕像了。

不过——

在周思明脑海里还没来得及晃过一句“她找我来干什么”的时候,少女却以雷霆万钧之势猛烈的朝周思明双膝前的方寸地板上踩了下去。说是踩,那看似坚硬结识的水泥地板在周思明面前就好像干脆的苏打饼干一样,瞬间迸裂成一块块毛糙的脆片,在那股蛮劲之下,周遭被波及的地板像遭遇罕见的地震般,“噼里啪啦”的迅速绽裂开来,还不时迸射出细碎的尘埃。那些尘埃缓缓升腾至周思明惊悚而难以置信的双眼前,慢悠悠的,像是事不关己的路人般默默看着像提线木偶般被拎起的周思明。

梅尔那嗔怒的面容在周思明眼前迅速放大——那翠绿般的瞳孔及金色的发梢的主人正以嫌恶的眼神看着被自己扯住衣领的周思明。

稍许,梅尔以审判囚徒似的口吻对着浑身冒汗的周思明认真的说道:

“说真的我是恨不得看着你去死,若老老实实回答,那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已经被吓得魂不归体的周思明早没了任何思考的余地,他的掌心渗出涔涔的汗丝,黏糊得像颗融化在手心的糖。周思明一个劲的点头,上下晃动的视线中梅尔弃之如履的神情好像随时要将把他从教室甩出窗外的样子。“但是,如果你他妈的耍花样的话……
“是是是是!知无不言!”周思明赶紧接话,这是打死他都不改的作风。

OK,那么,你是从哪里来到这个学校的?”梅尔一边询问道,一边静静的抽出自己陷入洞缝,细碎的块渣从她咖啡色的校鞋底上簌簌而落。

“罗罗省海宁。”周思明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我是问你属于哪个派别!!!”
梅尔恼怒的喊道,那堪比高音喇叭的分贝在周思明的耳廓中嗡嗡嗡的不停回响着,周思明感到有些不对劲,他分明早已说明了对方的问题,可为何那紧蹙的双眉依旧不能舒放?

“没没有啊,我从未拉帮结派……”周思明嗫嚅的答道,
可是他却不知道那枚晶亮的原子弹已经被自己鬼使神差的点燃了引信,即将引爆。
“好既然这样。”
这是周思明听到梅尔心平气和与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怦!!!”
周思明突然感到一阵天昏地转,视线忽然间漆黑下来,像是黄昏的时差被调快了千倍。
他的头被梅尔猛烈的一拳狠狠击中,那声音嘈杂得像是坠落重击在坚硬的水泥板上,
骨骼与血肉瞬间糅杂成痛苦的颜色。
他本以为自己会像个球般飞出数米远,可周思明怎么也没想到,
梅尔修长的指甲犹如刀刃硬是撕扯着周思明的衣襟不放,拉扯中他硬是被好几拳正面击中眼眶,
神经的疼痛还未传遍他肿起的脸,他就被强大的惯性甩了回来,
随即,鼓点般密集的拳头就立刻结结实实挨个在他的胸口与脸部击打了数遍。
“妈的!既然你坚持玩花样,老娘就陪你玩下去!!!”
梅尔嘶吼着,那嘶哑得令人发憷的声音连同拳头击打躯体的沉闷声一并在周思明的耳中呼啸而过。
早已瘫软成烂泥的罗迪克被旁边的同伴拉到安全的区域。他们不想再被那股金色的龙卷风殃及池鱼了.
不过,就在这场暴戾的拳打脚踢之余,他们也不得不感叹:
“哇靠,这个小子比我们还惨。”
周思明可怜得像个沙袋,不,是比沙袋还不如,他纤弱的身躯像干柴一样被梅尔一击击猛烈的拳打脚踢,
毫无招架之力,想提起手肘太抵挡片刻都是徒然,因为那一拳拳直击胸腔与肋骨,
更是被扯着头发被一记膝击踹向小腹……
“说!你到底是来自布斯丁劳特,还是奥玛哈迪的!你不说我就一直揍下去!”
这是梅尔的最后通牒。
此刻,被暴揍得早已丧失抵抗能力的周思明依稀的开始短暂思考:
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啊她好像误会了我什么……
“给我说!你给我说!!!”
但她不信我说的话,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被揍死的……
“奥奥玛哈”周思明在拳打的间隙痛苦的用所剩无几的音量微弱的说道。
梅尔听见了,她立刻停下了攥得指骨发白的拳头,松开了扯着周思明头发的左手。
此刻,不相符合于她这般年龄的讪笑随之隐没了原本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的面孔,
她仿佛从残垣断壁的沙场凯旋而归的胜利者般,嘴角难以察觉的弧度微微上扬了一下。
她没有半点怜悯,却摆着嘲弄的姿态双手叉腰,看着抽搐痉挛的周思明倚靠着黑板慢慢滑了下去,不屑的说道
“终于招啦,原来是奥玛哈迪的狗!”
“好,把你知道的统统吐出来。”
瞬息。人生从无平静如止水,更不可能停滞如冰冻的湖泊,因为它往往在上一秒尘埃落定,
又在下一秒卷土重来,千变万化,冲出不穷。
周思明也是如此。
他倚靠着黑板滑下的时候,他的右臂正横在堆砌得满是粉笔的粉笔槽之中。
他因剧痛而冰凉的指尖碰到了什么轻盈的东西。
是粉笔。
他凭借着最后一股残余的力气,抓起并用力握住一把粉笔——
朝梅尔嘲讽的面庞甩去。
“唔!!!”
在梅尔痛苦的喊声不到毫厘之差,随即,一击旋风般的回旋踢踹向空无一人的黑板!
周思明顿觉他的后脑勺扫过一阵疾风,他用眼睛的余角瞟了一眼忿怒得颤抖的梅尔,
那翠绿的瞳孔犹如千针暴戾的扎向他余光的视线。
“找死!你这个杀千刀的楞头青!!!”梅尔嘶吼着,那刚开场鹰眼般锐利的视线一下子变得尖锐而锋利,
如果视线能实化成具象,那么周思明大概早被她千刀万剐了吧。
她不曾想到,被自己揍得毫无招架之力的废柴周思明,怎么就会做出这般反击的动作,
不过,她更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头。
“M18AI反步兵地雷触爆模式!”
梅尔眼瞳前正迅速飞来一块墨绿的不明物体。
“我靠!”短暂的心悸与疑惑并不能让梅尔的愤怒稍稍这么收敛一点,随即,她略微侧转身躯,不假思索的将飞来的地雷拍向罗迪克一行人当中……
“哇呀!干嘛偏偏往这里扔啊!!!”

梅尔知道,这个墨绿色的地雷深藏着2500颗足以将人炸成筛子的钢珠,半径250米更不是她所逃脱得了的范围,不过,这个被周思明脱口而出的型号,名叫克莱莫地雷,它最大的特点便是,单面杀人,靠它身后的梅尔凭借她的腿力,在眼前两个始作俑者被炸飞之前跑个一二十米时没有问题的。

不过,她太谨慎了,谨慎便大意失荆州。

在那致命的地雷被闷声撞落在罗迪克一行人面前时,火光,尖叫,爆炸的轰鸣,这些转瞬即逝的景象却未曾逐一出现。倒是罗迪克的同伴在怔了怔片刻,便一脸抱歉的挠着后脑勺配脸笑道:

“啊....哈哈哈,对哦,这地雷我设定成遥控引爆了啦(自己吓自己)”

梅尔拍歪突如其来的地雷,又听了突如其来的解释说明,须臾间,她看见了只剩下空气的教室门,周思明的脚步声早就远离了这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KILL—— YOU!!!”
当梅尔像头仰天长啸的...母狮子一样嘶吼时,周思明已经匆忙的跑向了无尽的课室回廊之中。

死亡的气息似乎愈加浓烈起来,混杂着
5.7x28毫米弹壳锵锵锵的跌落声,像一剂剂毒针戳向受害者的胸膛上。弥漫硝烟着的炽热弹壳在一阵倏忽而过的疾风下散去了少许的灼烫,但是,依旧在空荡的走廊上回荡着的,则是一阵毛骨悚然的牙齿磨合声。
“嘶.......你这个愣头青......”梅尔一边恨恨的说着,一边把手中锃亮的P90扳机毫不犹豫的朝空荡的回廊前方摁了下去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急促的射击声应声而起,飞弹正中在无辜的墙砖上,墙壁上,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原本坚固的水泥墙板立刻簌簌而落,甚至大块大块的跌落在一团团浓稠的尘埃之中。P90
5.7毫米的口径像一尾咆哮的火龙,不断向着越来越多跌落的瓦片与尘埃中发出猛烈的冲击。很快,梅尔持枪的身影便消失在一团团氤氲般的滚动的尘埃之中,只剩下叫嚣的吼声与炽烈喷射的火光还能隐隐的遇见一些,不过对于生还者,是否能听到还是个未知数。
声音扩大了数倍,便能听见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分贝交织在一起,在仔细一听,原来是这么般没有逻辑的话语
”是你惹毛我在线,你就去死一万次吧!!!“
”哇呀,哇呀!“
”不要给我跑!去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就在梅尔紧追着亡命天涯的周思明不放时,另一边,神秘的密室中,弥漫着无数从光影斑铄的瓶口中袅娜升腾的酒香味,白兰地的香醇,威士忌的浓烈,轩尼诗的甘腻,仿佛是在偌大的酒槽中进行的一场百酒酿造般。屋里光线晦涩而昏暗,像是一隅废弃残败的角落,却仿佛藏匿着腥膻的,腐朽的秘密,在糜烂的黑夜里裸露出贪婪的眼神。
“你对梅尔说了什么?大姐?”声音似乎是来自一位豆蔻少女纤细的嗓音,可对白中却有着与之不相匹配的急促与微怒之意,似乎有什么让少女感到非常气愤。
“啥呀?我没有谁什么让她激动得去找某人碴的话啊~”漫不经心的口吻说着毫无愧疚之意的话语,误会之事的前因后果却在神秘黑衣人寥寥无几的字句中真相大白。
“你又在发什么酒疯?大姐!你别扰乱我的任务好不好!”许晓凉褪去了往日一贯轻松祥和的语气,突兀的有些刺耳。
只见黑衣人拎着摇摇欲坠的手机,将翘着的二郎腿换了个角度继续倚靠落满酒气的沙发垫上,与听筒另一端急促的发问声有着恍若隔世的悠闲与不屑,黑衣人微笑着,将酒瓶剩余的干邑倾到在玻璃杯里,香醇的酒味比琥珀色的美酒更先溢满了杯缘。黑衣人将酒漫不经心的举起,然后一饮而尽,清了清嗓子后才晃悠悠的朝着沉默的听筒说
”我向你保证,我今天喝了,很少很少的酒哦~
只不过啊,晓凉你知道吗?鉴别一瓶陈年好酒的方法根本就不需要用啥狗屁高科技的,品酒也不需要啥鬼仪式......
一口气喝下去不就得了?酒只有好喝不好喝之别......
至于人嘛....直接试试不就得了......”
啪!
强硬的甩大声掐断了听筒一边嘈杂的声音,耳廓只留下“嘟嘟嘟”的余音枯燥而乏味的不断响着声音。
“哎哟?”黑衣人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黑色的镜框下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假笑。她自打没趣的说:“噢————生气啦~”
是的,许晓凉的确非常的生气。不仅仅是周思明,更是根本就没有始末的任务令她无法集中精力去完成。她的面容变得僵硬,不再是往日依稀可见的笑容,更像是冷酷的杀手在夺命前那毫无人情冷暖的眼神。
许晓凉缓缓走出了红色的电话亭,因为愤怒而是她僵直了身子好久,刚迈出一步的时候膝盖居然有莫名的酸痛。
是因为周思明的缘故吗?

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回去完成,不过我很讨厌什么都不知道!!!
许晓凉顿了顿,把攥在手中突兀变型的可乐罐往垃圾桶中一扔,随后加紧了赶去学校的步伐。

另一边,教室的回廊里纷繁迸射的子弹轨迹已经停止了尖锐的呼啸,梅尔持着P90面容镇定的大步走在空旷的回廊之中。现在正是下午放学时分,清晨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学校已经寂静得像是无人生还的坟墓——倘若配上满目狼藉,残垣断壁这么个情形的话,兴许还能庆幸受灾的不是自己。

梅尔从容的大阔步走着,每一步都把堆砌着石砺的地板碾得尽是“喳喳喳”的回响声。先前的疯狂的机枪扫射后弥留下来的瓦块迸裂声已是寒蝉若。在这看似绝无生还之境的一片狼藉之中,梅尔忽然将耳廓的边的发梢轻轻向脑后潇洒的甩去——
呼————————
细落毫厘的发梢犹如跃动喷薄的金色帘幕,娉婷款款的在虚空的风声中缓缓飘落。未等金耀的发丝停滞摆动时,金发少女梅尔却莫名的狡黠一笑,露出白瓷般的小虎牙。

倘若周思明是衰神附体,那么他现在一定对不过片刻间的生死逃亡心存畏惧。不过现在可不是双手抱头坐以待毙的时候。在他所靠着的墙后,正是逐步逼近的脚步声,虽然离这里还有一大段的距离,可是空荡的回廊却能把任何细微的声音毫无例外的扩大化。
”嘟嘟嘟.....“
”哇哇!拜托啊,快点接啊,警察的办事效率低也不至于连电话都懒得接吧~“
已经把快把声音压没在喉咙的周思明心急如焚外加内牛满面的哀求着电话另一端能有什么动静。
”咔嚓!“电话好像立即响应了周思明急切的想法一样。不过正当周思明看到了一簇微弱的希望火光慢慢升起的时候,该死的,它又被一阵风吹灭了
”你好~绿元寿司~“
他刚刚颤抖的将苍白的手指摁了下”911“三个键......



——


TBC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