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他们的世界  

2010-12-25 03:57:24|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的世界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我向来喜爱“天赋异能”之人。

当他们的指尖以某种使凝聚在心中的能源引流到指缝与笔铅罅隙摩擦的韧度时,炭笔的分寸毫厘间,削落的粉末就将被均匀的涂抹在宣纸致密纤维的面。他们有时看着纯白的石膏塑像缄默良久,矗立的雕像在流逝的时光中在他们的心中逐渐被打磨得圆润光洁,仿佛雕像上的棱角都会被溶解成为乳白的泡沫。于是,他们娴熟的操笔,抓紧转瞬即逝的灵感,使眼前的画面,在素纸这一载体上纤毫毕现,白纸的平面有着淡漠的朽木,海蚀岩,岩浆,错综复杂的植物根茎,凛冽的骨架和船坞的残骸;再者,灰尘弥漫的高速公路,逼仄的街衢巷口,天体观测馆中庞大的天文望远镜, 碎裂的体温计中滚落成珠的水银。铅灰饱和的量感,对于流质液体的透视光源,暗影高亮,褶皱的影,诡谲的白,让人应不暇接。他们的心中,呈现着厚实丰盈的世界,空间浩瀚得直逼无尽;毋宁说,他们心中的世界是宇宙,而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仅仅是最渺小的一枚马赛克拼贴,只需闭眼,用笔,细腻清晰的描绘,直至手腕因悬空而僵硬麻木为止,他们才会再次闭上酸涩的双眼,沉浸在画的寂静中。

倘若旁人需要观摩着他们的世界,只需静静呼吸,在平稳的心跳中,感受着美,同美相恋,然后,逐渐被他们笔触上的颜料所浸染,感受着世界,同世界相恋。

就算是一条笔直的线条,也能用硬度和密度不同的碳素笔,糅杂成绵延的山脊或是机械的轮廓。

睁眼闭眼,两个世界在眼中模式转换。

凡人所能看到的世界,到处充斥着廉价而厚颜无耻的光源,鲜艳的颜色仿佛中年妇女脸庞上劣质的粉底,令人作呕。光污染严重的城市早已不见星辰璀璨,绸缎般的晚霞也要拨开浓厚的烟雾才能窥见。就在这样的世界,满是疲倦和焦虑的气团,仅需只言片语,压抑的心情便立刻填塞进鼻腔和喉咙。他们难道不会劳累么?每天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层不变的静物和雕像,被碳素笔坚硬的笔梗磨起的老茧,被炭黑沾染的指甲缝,只要挪动躯体便能感受到来自僵直的脊背迟缓的钝痛。更者,他们不知道眼前的画作,到底要以多少颜料涂抹,才能抵达所谓的【合格指标】。倘若只以啖食梦想作养料的去绘画,都将遭遇无穷无尽的不幸。

天空上的云团都在流浪,趴在桌子旁被慵懒的阳光慢慢催眠的午后,或者晚上捧着玻璃杯啜饮咖啡的时候,他们都挣扎在疲倦中,为着细微的光影协调比例而困惑不已。漫不经心的一个笔触,或者随意敷衍的高光,没有用标尺测量精确的抛物面,都可能是败笔的诸因,最后必是全盘皆输的僵局。而他们,将最终,从无数条平行的线中选择了冒渎,甚至对自我都开始怀疑眼中所见之景,即将结束。

他们在这样的世界上活着。和我们相同。

 


 

 

 

我向来喜爱“天赋异能”之人。

例如乐器,如果不是具有传染性的热忱,而今是布满尘埃的吉他也不会静置在角落等待琴弦全都锈迹斑斑为止的结局。更多时候,面对钢琴的黑白键,持音,柔音,弱音,延音圈圈操控音阶的踏板,每每摁下一块黑或白的琴键时总闪烁着光洁的颜色。弹奏钢琴是件心旷神的事情,每当漆黑的琴板盛着蔚蓝的穹顶和兀自浮动的流云,然后任凭清风将它们携手相依而归时,清爽的午时风将空寂的教室中,几扇窗帘吹得鼓胀蓬发,窗帘发出布料相互摩挲时慵懒而温暖的声音,以及清凉的空气很容易满足一次难以打发的下午时光。可钢琴,面对着它,恰是最无言的时刻。因为我不懂得如何驾驭它千百的琴键,千百次音符骤减骤升的过程,以及熟稔的指法弹奏,这些都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非常羡慕那种,只是抱着单纯想弹弹试试看,于是就敲击着简单的节拍,通过对音符少许的认识,由最初紊乱的琴键摸索中成长为熟悉整个曲子的脉络,然后凭借着情感上的流露,注入了比起繁复的演绎技巧更纯粹的弹唱出,一首只为自己而唱的情歌。

他们的世界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他们将心中一团炎烫灼烧的火焰用冰凉的灰烬掩埋,使我们看起来一切都静如止水。

唯有乐器本身才能感受他深深埋葬在时光深处的灵魂。

当初同他相见的时候,是薄光溢满的清晨,湛蓝而绮丽的阳光透过纯蓝的窗户倚靠在他清瘦的身躯之上,耳廓中充斥的喧哗顺着来自廊道阶梯间的足音,肆意的横冲直撞。突然,一阵桌椅磕碰声,使我的视线微微提高一厘米,便毫无羞赧的窥见男生修长的脖颈及鼓动的喉结,以及他背后那把从黑色的琴套里,裸露出来电吉他。那时,少年和琴被零乱的课桌围困在了中央,周围到处是课桌椅,可他一心思想走出去,结果推挪了好久都无济于事。最终,他象征性的叹了口气,将吉他的琴套露出来的地方拉好后,腾出右臂,侧转了躯体便腾空跃动出去。

同班同学,顺理成章的了解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可不想,竟是这般幼稚而单纯的伊始,使得我对弹奏乐器之人,抱以深邃而悠远的眷恋。

语言在我看来是含糊,混沌的影,而旋律恰恰不需要词句的概念来解释。它来自云端,它穿越万米云层,直至抵达心脏薄薄的膜瓣的那股小小的触动,至今无言以对。

吉他,钢琴。他所熟悉的两种乐器,全在那日温暖而慵懒的午后,戴之葵花,青黛丝系挂的裙摆素装而出。他的两位情人,他不抱羞赧之意的请出她们,为着自己和世界而奏歌。

他们的世界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以快于常人数倍的灵敏度,在琴键和吉他之间切换着相同的旋律,少年在涤纶制服下隐隐露出的锁骨,以及六弦及黑白键上修长指骨,低沉的声线,全都是为着这个世界演奏的时候,血管逐渐被滞缓的哽咽声抽搐着,纠缠成棉絮缝制的针眼。感动随着翻涌的血液直冲心房——每一次扫弦时的动作,每一次踩踏踏板时的飒爽姿态,都是他的馈赠。鸦羽般的睫毛迭起阳光燃烧后遗留灰烬,而清亮的轻声弹唱却能让青蓝色的火焰燃烧至永恒无尽。

God only knows what I'd be without you
If you should ever leave me
Well life would still go on believe me
The world could show nothing to me
So what good would living do me?
God only knows what I'd be without you
God only knows what I'd be without you

曲终,他双臂环抱着琴和自己,对着余音绕梁的钢琴抱以善意的微笑,看上去单纯而美好。

他在这样的世界上活着。很我们一样。

他们的世界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