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2010-02-14 00:04:34|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要哭泣呢?”
“因为我做的不好。”
“没关系,只要努力即可。”
“哇...很抱歉,这些都是骗人的,努力是什么?有些梦想是永远不会开花结果的。”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是的,有这么一个少年,他叫做清二,他来自日本,他热爱绘画,他被送往这个叫做【最接近于神祗的岛】
漂浮在马萨诸塞州南边的三日月型小岛·南塔基特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或许看管了APH的你可能会对这位名为清和的少年抱有稍许的“既视感”——他有着亲分的外表,但是他是纤弱的小男生,他的骨子里包裹着对梦想与愿望遥不可及的懦弱,他自暴自弃,不再期望于绘画能带给他什么梦想的洗礼,可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急切,就像转瞬间沧海桑田那般突兀而无法释然。他被一位喜欢他作品的老先生资助送到这里,希望他能在这里采风并绘出最美的画卷。他的肩膀太瘦小太单薄了,他必须承载着朋友的期待,读者的期待,歆慕之人的期待,自己那份沉甸甸的梦想。
这些都是来到岛屿之前的事情。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斐夏,开始以为是波|兰呢)
随后,他生命中第二位重要的挚友——斐夏,这位日夜与大海及游鱼嬉戏打闹的飒爽青年,他的青春被灿烂的眼光猛烈的烧灼着,让清二起初感到难以接受——他的大大咧咧,可以把球从一楼准确无误扔到二楼清二的房间里,以这种方式叫他起床。他的善良,每当清二眉头间流露出忧郁阴霾的神情时,他又是如此担心他,这个弱不禁风的文艺少年,于是斐夏在捕鱼归航时总是送给清二一大摞的鱼虾作为礼物,在他失意低落时给他找个同样沦为同道之人的画家。斐夏是如此健朗,他侧脸的轮廓,他微笑时嘴角上浮的弧度,他伸出修长的指尖轻轻撬扣起余音绕梁的小提琴。是的,斐夏对于梦想的执着于清二不同。清二惧怕失败与挫折,清二的那颗脆弱的心灵只能展览着赞美的画而不是晦涩的蜚语。斐夏却不一样,斐夏是更阳光乐观的,他的青春在炽热的阳光下闪着光芒——他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哀愁一般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清二不是孜然独行的,他其实还有爱慕他的一位女生,百合子。初看姓氏之时,眼前总逐渐浮现出一株净白欣然的百合花。她是那么单纯,她喜欢着清二,喜欢到连握个手都是足以热泪盈眶的幸福。可惜她不是偶像剧般的旖旎绚丽,要记住,她与清二生活在60年代,那种懵懂的,稀薄得如无人的梦境般黄昏的岁月,只需一颗小小的石子,就可使平静的湖泊波涌云乱的年代,被珍藏在清二寥寥无几的记忆印象之中。总有一天,当隆冬的白雪布满长着青苔的屋檐,在山麓中钟声四起的古厝上堆砌白色的纱,跌落到20年后清二镜像的瞳孔之中,我不知道他是否能说出那句话:
“是的,我会回来的。”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清二是不幸的,他因为梦想失去了自己所爱的那个世界,他初期的绘画,他可以辗转反侧日夜不休不止的绘画,在那些严重失眠的深夜里,他变得叛逆,他抵抗他生命中无法抗拒之重——梦想。那时,他的灵魂找到了一个喷薄的出口,以及理由。清二一直不爱说话,所以他找不到倾诉的对象,对于斐夏,对于百合子,对于莫广,对于二姐妹玛格与甘蒂,对于试图理解他的人,他都无法敞开心扉的去倾诉。他一定在他的调色板前,在调制颜料的时候一定在颤抖着。他就像那些灵感喷薄而发之时的画家,小心翼翼的斟酌着那些光和影,急切的要把握住那转瞬即逝的颤抖之感——对于绘画由衷的喜爱,不惜为了梦想而抛弃一切的“英勇”。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可是当你想想,你的灵魂及其一生都被沾染上五色斑斓的颜料,你在创作之时你的那些画作被人鉴赏称赞然而那些画作都是你虚伪的样品,你再也画不出那样美艳的画,寂静的画,足以颤动你灵魂的画。你逐渐习惯一个人在深夜里放逐,连污浊的尘垢都可以填补你心灵的罅隙......等到那个时候,你的人生就足以崩溃了。
清二差点就要如此,可他就是没有这样的勇气,所以他是如此的不幸而却幸运的。
我们因为梦想而来此受苦,观日丸屋 秀和《豆丁日记》感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清二是幸运的,他那种足矣矫情泛滥的人生阅历实在浅薄,就因为他骨子里那种对“梦想一定要开花结果”死脑筋,使他变得敏感而懦弱。他像是一尾溺死在海洋的池鱼,他明知要游弋要激流涌上才能看见所谓的海洋,可他就是惧怕,他怕丧失对“大海”那种美好的憧憬与希望。于是他更愿意对未知的大海感到彷徨,感到遥不可及,这样才不会伤害他自己。
可是他友善的朋友却鼓励他,不要因为梦想而彷徨踌躇。人生路漫漫,在陌生的路途上向你微笑并伸出援手之人,他们的善意是来得如此直接。
末广,一个老陈的画家,他的梦想大概早就干涸了。他没有清二这种依旧青春常驻而不断泛滥情调的想法。他比清二要成熟通晓人情得多,他不准备一辈子都绘画,一辈子把自己的生活变成有才,再让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