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眼见不为实,耳听不为虚之——爷爷的树  

2010-05-16 12:09:21|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年已八十,常闲步庭院,夜听风箫幕听鹤呖,坐观方圆石凳,回想往昔斑铄,自说种得一树,却不见其树,只闻有树长息尔。
                                                                                                               题记
很久了。
爷爷年已八十,本该坐想清贫晚年,斟茶,下棋,赴绿茵地上八卦太极,舞剑于风声兮兮,以此自终。但老人家却不喜热闹,独爱清静,日月当头转,他眯着眼看报,颤巍巍煮出一锅米粥,抑或下楼散心,但不知为何,总拿着扫把,去楼下的一行林荫道上清扫。
当初,以为爷爷喜净,但久而乃发现,爷爷只扫林荫道中缺失的一处——一个横行霸道的树坑,扫除污秽,扫净树坑。
待老人回返,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黄昏光影斑铄,橘灯挂满叶脉梢头,爷爷悉数的银发被染成温暖的橙黄,老人,扫把,树影,树坑,就是我那时狭小的阳台上全部的回忆。
何苦?
既然是林荫道,必有归环保员清理,勤勤恳恳,夜以继日。
何苦?
爷爷年事已高,出入更不便。马路上车流往来不息,像咆哮的波涛,爷爷的背影即将吞噬在尖锐的鸣笛声中,让人触目惊心。阳光灼烧大地,从楼梯上步履蹒跚而来时,薄薄的白衬衫上淌着湖泊般的汗影,汗水布满沟壑嶙峋的额头。爷爷更苍老了。
“为何?”
“到底是为何?”
那不过就是个树坑,里面是腐朽的根茎和反胃的污秽,忙碌的人们把坑当作痰盂盆,当作垃圾箱,直到把坑塞满得暴涨溢出路面才罢休。你没法揪住一个人杀一儆百,他们茫茫然看着这个坑,茫茫然看着你,“为啥呢,不就是一个树坑嘛!老人家何必管闲事。”
的确如此。树坑就好象紧紧揪住爷爷的衰落的心脏,平缓的心率点图就在那扎眼的树坑前突然趋升。就好象这树坑似磁石,让爷爷的扫把不由自主的勤恳清扫,让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成为他不可缺失的日行一事。
不过。
听爷爷闲来无事的口述,这树自从他遇见奶奶为之边趋近于恒久的姿态矗立在那里。树影斑铄,晌午的光影似烧灼般茂盛在二人乌黑的发梢上。邻里多爱在树荫下乘凉,下棋,喝茶,怡然自乐。
春天,树开木棉花,香溢十里。
夏天,蝉鸣声茫茫,传堂风凉。
秋天,满树纷昏黄,秋高气爽。
冬天,无雪无朔风,孜然清高。
当爷爷提着步枪跨过鸭绿江时,当爷爷为那几位堵枪眼的烈士抹泪时,当爷爷被炮弹重创身躯而惜别战场时,树依旧是树。树长得又高又密,满目的苍绿相似一抹阴霾不散的哀愁,爷爷浑浊的眼神中逐渐化作浓烈的深绿。
爷爷不会惜旧,不会凯歌。他后来卸了甲,提起笔,成了老师。信一摞摞叠起,树轮一圈圈增长。然后信一封封泛黄,树一次次残伤。
后来,树被那些人砍了去,剁成了柴,烧了根茎。邻里人无人指责那些人的过错,政治权利成了封嘴缄默的石膏。不记得那看着爷爷义气满满去参军时的壮志凌云,却记得腰背裹满纱布与木架时的平静与沉思。不记得被砍去当柴火的最后,但记得被善良的人亲手栽种时萌芽的最早。
而如今树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坑,腐朽的树根。万物皆有生命的吧,爷爷在费劲的把树坑清理干净的时候,是不是那淌在手心里的汗水悄悄跌落一颗浑浊的泪珠?
树走了,爷爷还在这里。爷爷像是清明时缅怀战友的老战士,更愿把已经荒芜的回忆重新叙述一次。或许那段记忆算不上是辉煌,或许昨天的骄傲不一定让人重振自豪。褪去一切矫饰,只留一片清白。如今,我只知道,在多年前的曾经,一树火红的木棉花,一个伤痕累累却坚强的少年,确实在这个世界上,这样子,就足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