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希腊组诗,梦境重归。  

2010-06-27 18:59:21|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组诗,梦境重归。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希腊组诗,梦境重归。 - 昔寤 - 诗人の苦旅
 

光像是透过层层的绿水,穿过繁枝浓叶才罩在我的发梢,暧昧的光像是彻夜辗转反侧的宿醉后昏眩的世界。

我望着蔚蓝的天穹,望着洁白的鸽群,望着悬挂在蓝色屋檐嫩绿的花卉盆景。我觉得自己只想小憩一会,让昨晚的暴雨与阴霾退却,让曙光重新照耀在我白色的床单上。

我以匍匐的姿态陷在柔软的床单上,灰色的窗棂外,硕大的白云流光溢彩,我脚底的木地板被一束光烧灼得滚烫,云飘过的瞬间时间像是凝固了一个罗马纪年。

我到底在等待着什么,我还要等待多久。

繁冗的记忆像棉絮一般轻盈,我的脑海没有任何拔剑抵抗的姿态。3个月前,我和她的最后一通邮件,4个月前,心怀憧憬仰慕给她写了封信。5个月前,每周的期待赌注在那枚纯白的鼠标上,惦记着发潮的岁月和闪光的足迹。

然而此刻,我真愿像植物,无休无止沉睡在潮湿的泥土中。

后来,我在浓烈的橄榄味中沉睡过去。这趟旅行带来的疲倦使得我的梦境一片苍白的海洋。我从遥远的梦中醒来,竭力的挪动僵硬的四肢,我的背部淌着湿漉漉的汗水。

我的视线里,黯淡袭来,光芒褪色,一只红嘴的沙鸥在邻居家深蓝的砖瓦上歇脚。

接着,我把视线抬高几寸,灰蒙蒙的墙壁在视线里消失。我如愿以偿,等待着下一朵流光溢彩的云团。爱琴海的风有些冰凉,吹着淡薄的衬衣,把几撮黝黑的发丝拂起。几刻钟的清醒开始让亢奋的意志瘫软,我酸痛的太阳穴像是浸泡一夜的绿豆,好像摁下去会反弹一样。

硕大的云朵悄无声息的遮盖潮湿的天空,蔚蓝的布景变成流体,光柱成为漩涡,砸向遥远的海平线。

雨淅淅沥沥下起,从遥远的阿里阿克蒙河,从深绿的奥林波斯山脉,从北斯伯拉泽斯群岛的美丽山麓间,一步步趟过安息的城镇。

雨夜中我持续等待。

等待某种难以言表的爱。

杳无人烟的街道,晦涩的回廊,老式的点唱机掐灭了烟头的火光,所有城镇的人在静静的等待。

一切都是暧昧的未知,漆黑的深夜足以让璀璨星辰堕落,让皎洁的月黯然失色。我还在等待着某种难以言表的爱,备受煎熬的与孤独为伴。

你在棉絮般柔软的流云下幻化成墨绿的油橄榄。

你在浅黄的霞光下朗诵俄狄浦斯王悲惨的遭遇。

我等待着迟暮的睡意,能否执手送我到天堂般的永无乡。

 

我所占据的,以螺旋状姿态跌宕而上的露台,可以望见裸露褐色岩石的山脉间,白墙蓝瓦的希腊建筑。他们像是巨龙的鳞片,而教堂高耸的尖塔则是龙的脊椎。他们都是神的子民,他们世代居住在离神殿最接近的地方。

往下是令人昏眩的高度,一股腥膻的海风吹起她柔软如湖泊的长发。我假想眼前驶过庞大的游轮,红色的油漆滚轮和哼唱歌曲掌舵的老水手。远离那些繁冗的喧嚷,凝视那恬静的暮色和被吹拂起的发。我将盘旋而上,攀沿到旗杆的最高处,像稀疏的枝叶伸向辉煌的黄昏,那里的海风比簌簌颤抖的落叶声还温柔,那里的海洋比宇宙还浩瀚广阔。

可我现在只想对自己说:

“算了吧,妄想的东西本来就是无法继承情感的东西。”

那天,我呆滞在一组希腊风景明信片前,喃喃自语的说道。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