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痂和伤口  

2011-01-29 21:00:08|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大拇指,有一块罅隙般的裂缝,它自指甲刀锋利的刀刃切割进表皮开始,就以成长为毒瘤的形态寄存。

类似于被风沙侵蚀殆尽的沟壑,狭长逼仄的峡谷是满眼疮痍的颓废,嶙峋凄清的石七零八散,来自冻土之上的寒风不停咬噬撕裂着。

它们发出几欲从内核顺延到空气里的暴戾之声,拥抱着滚滚呛鼻的浓烟。

 

 

疼痛难忍。

伤口难以愈合。

有时仅需一个力道,就能挤出泪珠般的血,等待与周围环境相同的温度使之凝固成斑斑血迹。

它们看起来丑陋肮脏,但来自于我周而复始输送血浆的心脏。

 

我拿起纸,在伤口处缠绕了三圈,其厚度,直至血色不能渗析到纸面上为止,我以为这就可以掩盖它丑陋的样子,可在灯光下,隐隐约约看到像白茧的手指一直蠕动着通体殷红的蛹。

 

呐。

对于这种伤口,我不下数次将其敬奉成刚做外手术的病人,偏执的照顾——不能被任何物体触碰,渗透,浸染的那种,逐渐替他缝制上一件稠滑的壳,就好比剁碎的筋骨能根据筋络的来去而融合成新的骨骼,填筑粉色的新鲜息肉,被烧灼被伤残顽疾所侵犯的地方,以结痂的修补形式而伴随痛的减少,成为痊愈与不痊愈的象征性的争端。

 

别人看到你手指间狰狞的血痂,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搐着,徐缓,他们盯着那裂开的嘴巴,又是嘱咐又是埋怨。

全都是精神的一剂慰藉品,你已经品尝不下万次,次次味同嚼蜡。

在此期间,痛苦随时来临。针缝大小的伤口因为病菌而感染至深,大概像口煤矿井眼那样深,成倒三角形向混浊的空气外开裂,朝两侧掰开的话,伤痕会以笔直的线逐层伸入,无法痊愈和痊愈一般的死皮和血痂如山体滑坡,轰隆隆滚到温热的血浆里去。

瞳孔因为剧痛急剧收缩成狭小的一枚瞳仁,于是清凉的泪漂浮到眼珠之上。

 

连一分钟都未曾过去。


有着漫长而细微的钝痛感,腥味已经扩撒成隆冬里的霜降,撒在我的鼻翼两侧。

呐。
有股味道总是萦绕不散。他们比起源于我心脏的血腥之味更为膳腥,他们比起落雨般的血珠更为浓烈。比起奢侈昂贵的香水,被体温蒸腾而出的气味,途径滚热的脊椎骨,和平缓起伏胸骨,好看而修长的手指总很容易温热起来,当左手冰冷的时候,就用右手紧紧的握住。


这气味,只要站在几米的开外便愈发浓烈,不见熟稔而故作少年老陈,问心无愧而沉陷沦落。

我的思想已经腐朽不堪,过于伪善的面具厚实得不见半点光芒。

让人唾弃的恋慕已在浑浑噩噩的交媾中形式上的颓靡,老去。

伤口被染成了腥红的颜色。然后洗涤成纯白。

现在它们已经不痛了。结痂的地方硬邦邦的,像是迫切挽留着某些回忆。


今昔以非昔日之他。
握住手的弧度不足以使伤口迸裂。
我之前说:你的气味是什么呢?
纵使我的精神涣散得可怕,我也不会忘记某些事情。

有檀木新鲜到枝繁茂密而散发的味道,清洌澄澈,让我不禁想成为唯一一条溺死的深海鱼。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