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梦的公车站  

2011-02-27 11:55:00|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实在是忘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例如公交车。

    我在初中的三年之中,因为家的遥远,需要徒步行走15分钟才能到车站,然后再从车站奔抵学校。我记得,因为床铺位置,冬季至春季的窗户是紧闭的,因此闻不到云和天空,而每当醒来时,在寤寐的眼皮下,依稀望见山脊上的林业灯,会在雾里的朦胧中散射出微光。夏季至秋季的窗户则是敞开的,薄而坚韧的窗棂被推挪在风中,深夜会弥散着碳烤及孜然粉混淆的烟,早一些会是尼古丁和酒精混浊的发酵,偶尔也能嗅到来自山麓另一端的轮渡码头,腥膻的海味。

    四季天气抑或清凉抑或浮躁。清凉的日子是常有的,不只是晴朗的日子,更有刚起身窗外便是秋雨绸缭,雾霭茫茫的季节,湿润的土壤和路面会冲刷成上釉般的漆黑,遒劲的树根会冒出清澈的水洼。可不常有的是浮躁的天气,通常伴随着痛和濡热的汗水,痛是源于伤口,而伤口又来自脏腑。汗水源于焦虑,而焦虑则源于黯淡的阴霾。有时清晨云雾缭绕,衣发尽湿,可却闷热。城市像被盖在透明的玻璃罩里,挣脱不能,总感觉在这样闷热下去,身体和心情会如同连糕点房冷藏的甜食,慢慢在高温里融化掉的感觉。

    可我还是渴盼着,当我枕着枯死的梦想的被褥之上起身时,瞭望窗外,是我所爱的天气。毕竟从前的三年里,在车站等车的只有我一个。

    我之前说,需要徒步行走15分钟才能到车站,其实抵达上学的车站离家还有一段路程。那段路程总是愉悦的。清晨离家时,沿途街衢会开始陆陆续续有摊贩在摆摊,时令的瓜果蔬菜,廉价的海产,鲜润而渺小的盆栽,只是能望见肩头搬着斑斓的金鱼,皮毛柔软的鸟兽的小贩,这样的日子还是稀缺的。但,这样的光景也许有,也许也没有,只是那金鱼褶皱的鳍尾,像棉絮似的摇曳的姿态,会和繁冗酣睡的车程一样,消失在庸碌而匆忙的岁月里。每每我拼命而努力的和同学挥手告别时,目力所能触及的,仍然不是归家车站。我习惯了原路返回,看着半明半昧的灯光打磨着凹凸不平的街道,从肉铺纸板滴漏的油凝结在滑腻的阴沟,沿路食客的脸庞在鼎沸的氤氲里变得愈来愈模糊。我会经过那些光照得到的路,也会经过那些光照不到的路。在我抵达那无人车站时,言语不复存在,能够依傍的臂膀也不复存在。无论是春夏秋冬,我行走的鞋底只会从布帆鞋变成运动鞋,鞋尖也因路途而变得肮脏,而我始终看不到另一双鞋,来自另一个人的,能够真实触摸到隔着校服衣料下,温暖的臂膀。

     其实站在那儿还有别人,你的学弟学妹们。她们拥簇成团,议论着不着边际的梦想,性格迥异的友人,繁冗枯燥的习题,和青涩的爱恋。那里有太多太多来自她们的声音,欣悦的悲戚的兴奋的,可惟独缺乏我沉默的声音,没有梦想,没有朋友,没有习题,没有爱恋,我一直麻木的靠在光线微弱的广告牌上,粗糙的塑料壳隔着浸满汗渍的书包,轻轻的硌着背。周遭耀眼的光芒如同燃烧的锡箔纸不知疲倦的衍射出流光溢彩。

     

这样的场景,并不突兀的,没有尖刺也的蜷缩在心口,日久天长便稍稍撑起微弱的弧度。

毫不在意细节,无关痛痒结局如何之后,我发现自己在环境面前逆来顺受。在离校前的大把光阴常常是观望着窗棂外沾染灰尘的铁栏间被割裂的风景,用泥土搅和玻璃碎渣的篱墙在鳞次栉比的房舍屋檐上被青草点点覆盖,鼻翼嗅到来自城市深处,兼连海洋的湖水上风拂过的味道。晌午的阳光穿透绛红的幕帘,照耀在摁满指纹的圆珠笔笔帽上。白天的时间都缓慢了下来,有时是悒郁的云海在天空逐浪流徙,被遮住的阳光下街道攒着云的暗影。有时是回溯到遥远的记忆,脚底玛瑙色的青石地板,镂空雕花的窗户上缠绕的一簇新绿。这样的想法饱满而充实,我甚至丝毫没有种挥霍光阴的罪孽感,我只是在为自己踽踽独行的归家路而陈设着诸多善意的谎言,我只是在用以弥补缺憾,并寄托希翼能将凭空捏造的记忆让自己活得更舒服点。

至此,我不得不翻个新花样,踏循新的路线。他人急切的恨不得脚跨出一步便是公车站,而我则不紧不慢的从穿过公园柔软的草皮,走过那些曲折的,平坦的路途,想象着在尽头与海形同陌路的湖泊会同涨潮般漫延过围护栏,全城水漫金山。我看着被凄冷的月夜浆洗过的光柱如何把一滩滩逼仄的阴影磨砂成沉寂的呼吸,看着在浓黑的一行行电线上栖息的鸟雀依偎成球团的形状,而自己又是否需要一把鹤喙锄挖掘出某些枯死的岁月。在我的印象中,倍感的缺憾事情是往往在回忆起的时候,这些路途里诸多琐碎的细节都被月夜燃烧成灰烬,然后被肆意添补成家里餐桌上口腔里咀嚼食物的声音,起身时汤汁滑入肠道的咕噜声,父母用艰涩的闽南语话题,

如果自己一直处于过于真实的生活之中,好比在潮湿的阴雨天被浸泡得发软膨胀的日记本里洇开的墨迹,发现连字都黏稠在扯不开的书页时,才发现有什么发光的事物无法挽回也无法保留的,彻彻底底消失在眼前。我怅然若失的站在人群之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看着夕照的光芒由短至长,看着夜幕将至时,苍白的天空上的月影流转在稀薄的云层之中。我试图呐喊着我逝去的时光,三年无人陪伴的光阴,他们本该原是值得我一生咀嚼的资本,如同你似飞鸟迁徙至天涯海角,寻踪繁密广袤,足以包容青涩的悸动,年少的无知和稚嫩,并与其同未曾经历的世界接轨。

可我只能看着潮涌啃噬岩石,最终成为千疮百孔的海蚀岩的声音,然后等着南方的雨季席卷而来,细密的雨线浸润翠绿的根茎。

在梦的公交站点,等着一辆永远不会抵达终点的公车。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