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近日  

2011-08-19 23:05:04|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以来,我一直靠着奔波他途泄恨。
恨不是因他人只因,只因自我懦弱。
此时没有大雨滂沱,阴霾遮空,空气不带清冷。
阳光滚烫,伸手而裸露在肮脏的阴霾外的皮肤都会燃烧。

我觉得我非常自私。
一味推卸,事情尽是细枝末节的琐碎,偏偏我归咎于他们的言辞,偏偏他们毫无畏惧的保护着我。
忘却他人待我的好,挚爱吻我额头时的情。至亲至爱,我统统抛掷脑后。
只顾着盲目而无望的解释罪恶的缘由不是我酿造的,靠着亲人的骨肉作为挡箭牌。
我觉得我非常自私。
妄想作怪,骨肉不痛,但心口却流血。我只在心房里收拾碎裂的自尊,而毫不关怀挚爱和至亲的心情。
有时,连说出来“一定不要察觉到我”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非常可恶。于是声音不知不觉提高了声调,阴阳顿挫的朝着话筒嘶鸣。
说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虽然绝非我意,而且也是那些也不会被听者察觉到我的一张欺诈的嘴脸。
这些既往不咎,毫无伤害的话语。
非常痛。
我再也不想说
“这不是我的事情,绝对不是”
对不起。
心痛如割,让他人担负我生命之中,代价的偿还,总归要还。

8月8日。
鼓浪屿。
途径碧海,阳光炙热难熬,海风滚烫,沙粒呛鼻。
在m记里,躲避众目睽睽,帮忙上妆,其实是生平头一次帮别人化妆,技艺劣拙,还故作镇定,可笑得连粉底都筛落在地板。
心想若被对方发现我的上妆是纯粹乱涂,会不会又徒增烦恼?

在另一位摄影师还未抵达之前,只能说说一些低声细语,细微到在这喧嚣里无人觉察之声。
比方说些厌恶的情绪,狂妄自大的事情,对真实之事,比如自己的摄影功力,自负或自大的话,就算到了这么大年龄,心智还停留在遥远的过去。
中途还有很多不愉快之事,钱包丢失,物品丢失,手能碰到的东西都一股脑子往肩膀提,也不管那是何人之物。
最怪自己的路痴,还让不是同城的逸姐寻路,自己则疲惫至极的说着些客套话。
比方愤恨,比方嫉妒,可笑至极。若当初跟另一个同行者争锋相对,恐怕我就在这个岛上扩散仇恨,心情败坏到极点,坐船回去又是坏事不断。
至少我没那样做,我安全的回来,还去勘察明日约定的道路,电影院,吃饭的场所,种种,即使我已经熟稔无比,但我仍安心不下,非得去摸摸那扇门,看看双脚站在那一块块洁净如洗的地板,方能安心。果然是守旧。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龙啼 luka by 小逸】

8月9日。
依旧沉睡在噩梦中,恍惚度日,岁月连白昼黑夜都混淆,脑浆都被分秒嚼烂成糊,瘪下的肚皮和薄薄的衣物在空调呼出的冷气下小憩。
又是那些话语,伤人,不知名,有些痛。
二战太平洋战争的著书已经好多日不看,不知书中的陵墓,士兵都可曾安好?爱着的旧人是否重回温情?这一切都在我作茧自缚中一点一滴磨灭。

8月10日。
和挚爱去看电影。
说是要早点去,赶上五点的场次,但身体疲惫不堪,连钟声都隐匿,醒来时四下一片去阒静,唯独紊乱的吐息和蓬勃的心率,转头望向白色橱柜上的钟表,如遭雷击。
也不消我之前软磨硬泡的推挪约定的场所,时间定格在日落黄昏,稍有余力些许能二息步行,徒步至港湾看日落,此等滥情只限在脑海补完,现实则是我故作镇定的又是往眼睛里塞美瞳,又是补妆,化妆,小心翼翼的在两片鸦羽上涂抹睫毛膏,似蛛网斑纹在光线下筛落磷光。

关键词
电影院。暧昧。调情。抚爱。私隐处。蠕动。舌。齿贝。
相反,电影播放着并未和我们相处的柔情格调符合气氛,哈七里一派庄严肃穆,宏伟恢弘的建筑群像和五彩斑斓的魔法弹幕,我们已经熟视无睹,观众目不转睛的盯着翩跹而来的飞絮,雪花,冰晶,反倒留足了一片欢愉之地,尽情的抚爱着,拥吻着,电影亮灯之时,执手已经不再被冰凉的冷气吹冻。

8月11日。

早晨坐车去中山公园,五点就起来,之前的时间,天色暗淡无光,大地苍凉,人世尽荒。只有我和咖啡在共度晨光,当然也有昏昏欲睡的父母亲。
大约在九点左右,天将雨,旧不见雨水落地,这一次连白云都匿迹,乌云咆哮着落泪,汹涌的雨水在台阶上流泻成瀑帘,这片远走云霄的森林都在颤动。
我们坐在茶馆的屋檐下,和看透世俗的老人面面相觑,虎背熊腰的大汉只管给老人端茶,收钱,面无媚态。
几个女生坐听风雨声。我则闲着无聊,给挚爱写着言语清凉的信。

【非常思念你,想要倾听你的呼吸,就在枕边,隔着夜掉落梦的遗迹,在这夏雨不断的清晨,相拥而睡】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在落雨前,终于把美景收入囊中,欣喜万分。
唯 CN 小玥


中途是ktv时间,之前因这行业留下阴影,害怕谴责,明明这样大的一个人还畏惧着某些规则之中的事情。就像作业没写怕遭到可怕的报复,可笑。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梓喵 CN 未知,忘记了太多,抱歉,若您看到这篇文章在骂我也不迟= =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平沢 唯CN @哟呵吉花 秋山 澪CN@Ochimatsuri 田井中 律CN@闪电球口味略重略重【新浪微博】
厦大珍珠湾海滩。
天晴,沙白,水凉,风爽。

夜晚去了新干线日语补习班等去处,因精神劳累,心思也杂乱无章,只有最后和小月同行的路途,讲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遭拒了许多外来务工者。
车转弯头,看见熟悉的景致,心想就快归家,越发欣喜,而后又望见那梦所怜爱之处,百盏灯忽明忽暗的亮起,都是暧昧的光晕,不知他可好?
挥之不去的还有耳机里一曲生命之杯,给这余温散尽后的夜有了丝回味。

八月...漫漫流逝的生命,徒增欷歔。
短信不知不觉在增量,我已经道尽言辞,甚至不说【晚安】,只有空洞苍白的【爱你】【想你】
对不起,这些承载我全部思念的分量只能成为被褥陷入的褶皱,和枕头上脑勺凹下的痕印。
而不是爱,滚烫的爱,汗水从背脊淌下,一泻而出后长久的相拥在各自的臂膀里,长发如水草散开在枕头上。
泪渍斑斑,都是太浅的色泽,在发梢间干枯,消融了汩汩涌出的心酸。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离游泳所剩日子已经不多。
常常被噩梦惊醒。
哭不出声来,梦境深处的他已经成为一个永恒的存在,一株树,一缕烟云,分分秒秒,欢愉的春梦,抑或清冷的噩梦,无欲无求,在他的淡爱下慢慢分离。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期中一日,某中尉要来取物。
之前他也给我很好的印象,至少他包容了彼此间的唧唧我我,并且淡然处之,很感谢他的宽容,然后又有相同趣味,火药味浓烈的枪械,寒光四射的刀刃,诸如哪里战火又燃烧的城邦,细长的手指和偏白的肤色有着和挚爱截然不同的摸样。

于是想给他个印象,就戴了美瞳去,但中尉没有看我半眼,比我更高的视线一直游离在我头顶以后的阳光与树影之下。
也许看了,也没仔细斟酌我的用心良苦,或许是我漏接了他的电话让人心存不满。
侧脸的头发过长了,右边镜片破裂的痕迹没有要更换的意图。

还有一日的下午,异常难熬。
听着谎言,看着真相,心已经麻木无比。


8月18日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因为忘记调试ISO,加之酷暑等种种原因,相机被晒得发烫,于是略微担心镜头会不会在白晃晃的日光下爆裂。
天气炎热,炎热无比。汗水从额头拐过嘴角,低落在手背上,烫。

背景是家具城,如各位所见,毁灭是缘起大火焚烧之夜,臆想其景如篝火漫漶着灰烬和星火,但觉不是火光冲天,而是钢铁包容着火,从内到外融化成灰烬。
在不卑不亢中毁灭殆尽。
一切成为灰烬之前,火光会将五色斑斓一概涂抹成黑暗,猩红的光芒则摇曳过人们面目惨淡的脸庞。
麻木不仁,残忍至极,这种事情司空常见,说出都是累赘。

8月18或17日晚间,奋笔疾书,是画。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ASF结束时,我还未将本子翻开过。
封面的女孩过了很久才跟13对上号。
漳州也举办了一个类似的展会,叫做【夏日基】,主办方露骨的言辞,反倒衬出吾城荣辱不惊。

话题归来,这本子存有二页空白,就同书籍的扉页,供签绘之用。怪我愚笨,不擅交友,也无挚友是绘手为职,自然而然,空白的扉页聊以自慰的画上了西行寺幽幽子的臆想图。
手机也换成了这张图做壁纸,不过脸庞被图标遮掩,低垂的眼帘透过罅隙看着远方。

 万华镜中空洞的眼神。
连微笑都倾城倾国。
无欲,纯粹,最后的结局,不忘颔首道歉”抱歉了呢“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爸爸说内心扭曲,笔触也扭曲。
果不其然,下面一幅图言中了。
 
近日 - 昔寤 - 阒寂染料载体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