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换位  

2012-01-15 18:08:20|  分类: 纸上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连续数日的阴雨绵延让城市上空栖息着雾霭,隐秘在潮湿阴暗的植被悄然的吐露几抹墨绿的色块,湿润的雨滴淌过枯枝烂叶,静谧的雨声洗漱着平日藏污纳垢的处所,鲜明的生命仿佛在此刻隐匿了踪迹。
所有的一切都将无迹可寻。

来到学校的我并无发现任何寻常之处。
班级的同学嘻嘻闹闹,推来搡去,男生们有的团簇在一起为球赛的白热化的进展较着劲,要好的女生则拿起手机和时尚杂志,滴滴答答的短信声似急促的喘息,屏幕的余光将手掌摊开一片微蓝的光斑。尚有默默无语的人捧着杯热咖啡对着窗户啜饮,窗外的对面楼道上稀稀疏疏走过几粒人影,转交处从开水房里蒸腾而上的白雾搅和着阴霾,交错在空气里的话语变得混沌不清。

吵闹的教室总能维系着某种细弱的平衡感,和上课时肃然死寂的压抑感全然不同,在井然有序的制度下,能交流的范畴常常被局限在眼前所听所闻,或者几次出去透风时得来的咨询,被罩在这种透明却不能逃离的薄膜下,细碎的言语就将被乘以百倍般,放大,放大,再放大。

和往日并无哪里不同,上课铃响起,照常作业,听闻试卷,讲评练习。下课了就三五成群的去打水,见到熟人便招手示意,去洗手间要绕很远的路,穿过冒着冷雨的走廊,地板黏稠的雨水附着了整个路程。只要一转眼就能看见几团从厕所里吞云吐雾出来的男生,说着意味不明的话语,对着话题千篇一律的表示厌倦和夹杂几段肮脏而不可入耳的臭骂。下楼梯的时候偶尔和陌生人短暂的对视,姣好的容颜或满脸倦意的面孔,微卷的发梢,特意整平的村头,不自然的瞳孔或宽松的背部。


并无什么不同。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曾经有过很短暂的对话。
比如上一句和下一句没有任何关联的话语。
被他称之为跳跃性的话语,便训斥着我便狠狠的掐断短话,焦虑的忙音从听筒一端传来,平稳的长音直到短促的音节。
但只有一种提问总没有任何隔阂,随时随地都能讲话语进行的下去。
 
“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知道么”

“对面那个理科班的一个男生听说好像失踪了耶”

”失踪了...了?“

这很明显不是存在于我们之间的对话。
当然,现在是无法存在的吧。

当我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家门的时候,将钥匙镶入完美无缺的钥匙孔里,转动两圈,朝右,清脆的解锁声便附和着推门的声音一并发出。
还没等到我反应过来,你便拖沓着拖鞋,那双和你双脚尺寸明显不符合的拖鞋跑了过来,一个步伐便扑到我的胸口上。
“呐呐,姐姐,姐姐,你回来啦!”
拥有着比我身体还要高出一大截,穿着宽松的睡衣的你,顾不上塌落下来的裤带,脸庞上绽放出孩子般无邪的笑容,我知道这个措辞对你而言相差甚远,已经十七岁的少年,本该在那蹙眉间留下一张桀骜乖戾的愁容,本该有着和一个男生的形象相近的健壮的躯体和修长的臂膀,这样子的你却傻傻的笑着一个劲的抱着我,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犹如猫咪一样在扑到我怀里撒娇。

我抚摸着你的额头,亲吻着欣喜的你,转身将半敞开的家门锁紧。

略有昏乱的居家里,满地零散的模型和布偶玩具,被丢得到处都是,你稍稍有点自责的低着头,扭捏着衣角紧紧抿着嘴不敢看着我。
“下次不敢这样子了,杉”弯下腰,将那些布偶玩具悉数捡起来。随着下蹲的动作,实现从你神采奕奕的瞳仁到胸膛,纽扣似乎被扯掉了几颗,那是父亲穿着多年的睡衣,如今则歇息在你的躯体上。微微向内握紧的手指,修长的指骨陷入衣服褶皱的棉线里。这已经有多久了呢,在父母出差的几个月里,我每天赶回家来做饭而不是呆在学校,尽管嘱咐你自己得下楼去买点东西吃,可我还是放弃了这样子的选择——不是怕你跌了之后就坐在原地哭哭啼啼,就是怕买了东西找不到回家的路。

"好好坐着等我煮饭,再忍耐下哦”我抓着他的手指指了指沙发的方向,他不假思索的点头答应着,然后摸了摸隔在睡衣下的肚子。
“我好饿,姐姐..以后,早点回来好不好?”他无辜的抬起来对上我的目光,看起来真的忍受了饥饿很久了。

“我知道的,答应你”转身进入厨房的时候,我抛下这句话。

做饭对于我而言是件难事,长期习惯了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很少自己动家务过。在脑袋里拼命思索起仅剩的菜肴工序,在混乱的一番思索后,菜刀和一大捆尚未冲洗干净的菜叶便聚合在菜板中央。

就算如此,也要满足两个人的伙食,就好像真正的姐弟相依为命的生活一样,生活的厚实感终于提前降临在我的身上。

当你到来的之前的记忆怎么也记不清楚了,仿佛天生便这样子,我没有力气去丰盛琐碎的记忆里挖掘几缕关于你的讯息,不重要,也不愿意去提及,明明注定得了解这些事实的去所,否则虚妄的过去就会卷土重来,将未来的美好给吞噬掉一样。
可我更想呆在现在,呆在此时此刻,看着饭香肆意的桌面上,一盘煮得老黄的卷心菜和带着血丝的炸肉里的食材越来越少——迫不及待的你就用筷子一块块夹起来,心满意足的咀嚼着食物的模样。
“杉,我做得不好..吧”我将身体微微倾向你的位置上,有点紧张而局促。
“呐..哪里啦,很好吃的啦”
你毫不在意的对我笑了笑,瞬间瓦解了令人屏息的尴尬。
“真的吗?太好了....呀。”
真是太了呀

同样也是这种落雨纷繁的季节,潮湿的水汽会让世界模糊而斑斓,滑落在玻璃床上的水痕将光线折射成逼仄的模样,白雾笼罩的城市逐渐无法辨清路途的远近。

所有的一切都将无迹可寻。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短暂的宁静并未持续了多久。
就好像冰锥只能在隆冬才能被赋予晶莹的质地和纯粹的美感,丧失了季节的容器,它们将会回到最初沉睡的模样。
“阿历克斯!!!你在做什么啊!!!”
尖锐的嘶吼比我的意识提前一步遁入寂寞的空气中,忿怒的声音瞬间将他手里持续的动作制止了下来。

“姐...姐姐...我怕..”你嗫嚅的瘫倒在门口边沿,从你粗壮的脖颈上被镶着项圈,拉锁的另一端被他紧紧拉扯着,匍匐在地板上的你毫无防御力的蜷缩成婴孩般的模样,也许是被恐吓不能发出声音,你刻意压制的声音还是从干涩的喉咙里逃脱而出。

阿历克斯,这个长年用兜帽掩盖自己面孔的异国男人,毫不留情的将你抱在手中的兔娃娃扯走,你挣扎着,很努力的想将他高举过头顶的布偶抢回来,可还未等你站起来,他便扯起你的头发,朝着满脸绝望的你甩了记耳光。

“你够了阿历克斯,你这个混蛋!!!”我冲上去,将那个名为阿历克斯的家伙推开,凶狠的,毫不留情的,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为我的肾上腺素提供充足的养料,在这种冲撞的力量下,阿历克斯只是稍稍抽搐了下,随即恢复了原貌。

“姐姐在,姐姐在,杉,不要怕,姐姐在的..”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摸索着锁紧你喉咙的项圈,怒视着被背光的阴暗笼罩着的阿历克斯。
“混账,把钥匙给我!”我怒吼道。
”.....给“他毫不推辞的将掌心摊开,一枚小小的锁匙呈现在我眼中。

焦虑的将项圈的锁链打开的我,顾不及擦拭你淌满脸庞的泪水和鼻涕便把受了惊吓的你抱入怀中,不住的亲吻着你沾满泪珠的眼睛和额头,很轻,很轻,仿佛是在几欲崩塌的世界里相依为命的二人。

“不怕不怕,姐姐在,杉啊,我们去睡觉吧好不好。”我捧起他的脸,安慰的说。
“嗯嗯嗯!!!!”
你拼命的点头,懦弱的躲藏在我背后,恐惧的看着静默的阿历克斯,这尊漆黑的雕像则对你报以视而不见的冷笑。
不停哽咽的声音和沉重的呼吸,在漫漫的雨夜之中不断的重演,重演,乐此不疲的跳着悲哀的圆舞曲。

当我将他盖好被子的时候,他胆怯的从冰冷的被褥里伸出手来,抓着我的食指指头不放。
”我..我怕...“
在黑暗的房间里,恐惧的余味还嚣张的漫漶在空间的每一寸缝隙里,你憔悴的容颜在灰暗的光线下,被泪水涂抹上一层厚厚的颜料。
”我知道,我一会儿就回来,一会儿,好不好?“未等我答完,门扉外投射而入的光线,那击碎了安宁的声音如海涛侵蚀沙岸般,慢慢袭来。
”姐姐!!!“他紧张的失声叫唤我,原本握住指尖的力度骤然加剧,他见不得那从门外涉入的光,回头望着闭紧双眼的他将头埋入靠枕里面的时候,外面矗立不动的人像将空气撕拉成若干句陈述性的文字。
”辛,你和他呆在房间里好了,不用出来,外面冷。“

刚才的行径还清晰可见的印刻在我脑海之中,我忍逐愠火闷声回应他说:
”我不需要你这样子,关门,马上离开。“

窗外的雨声一次次击碎在玻璃上。

阿历克斯停顿在原地有段时间了,在良久的目视下,我看清他那席深黑色的夹克和咖啡色兜帽下若隐若现的红色瞳仁,他本就黯淡的目光飘忽在我的视线周遭,拂过我的肩膀,拂过我的房间,唯独只有似刀尖一般的眼神狠狠的扎在蜷缩在被褥上的他。
再过了许久,也许是一个念头的萌生,他回过神,叹息道:

“他不曾这样子待你的,凭什么你要护着他?”
像似刻意去逃避答题者的解释,他转身的瞬间,房间重新陷入一滩死寂的墨汁里,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事情并未有任何的不同。
平凡无比的生活,日复一日的在繁琐无比的事件中不断重逢,随即离别。

来到学校之后,嗡嗡躁动的声音自从走廊,一直蔓延在教室里,并非带着恐惧,些许有些嘲讽的意味在里面。
句句都闪烁着恶意和漠视。

“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知道么”

“对面那个理科班的一个男生听说好像失踪了耶”

”失踪了...了?“

这样子寥寥无几的对话终于拥有新的进展。
”管他去死好了。”
不知是哪一个沉默的分贝骤然提升了数个台阶,猜不出混淆在噪声里的是何人所言,但附和的却有为数不少的人。

“对啊对啊,我也这么想的."
"他这样子的人,活该。”

我将头侧向背后那群大声囔囔着的同学,各个面孔都布满了植被腐化后扭曲的污浊。
和曾经的你,截然不同。


很久以前,当阿历克斯还没出现的时候,你一直生活在我的世界里面。每每看见你紧蹙的眉间,以及身形暴露在日光下那身灼灼光辉,心绪总是无比柔软,像拥抱着一团滚烫的云朵。
你在班上并不引人瞩目,大概被众人排斥,并被搁置在墙角的角色,没人分得清今夕你到底有没有出现在班级里,但倘若有足够调侃的机会去消磨你的存在感的话,他们都会一拥而上,不亦乐乎的瞟向你,讪笑和面容皱在一起。
看着你总是一副很困很困的样子,时不时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觉。临近冬日的南方最冷的风从故意开启的窗户缝隙里钻进你的袖口和衣领里,过于疲倦的你一觉深睡到放学时,不但落了枕,还染上了感冒等疾患。
日复一日,你总是来到这里,将你悄悄视作异物的地方,听着课,用潦草得有时自己也看不清楚的字迹做着笔记,在每张作业纸上涂鸦着圈圈,逼仄的线,卷曲的弧度,越来越稠密,逐渐漆黑一片。

压抑得快要爆炸的思绪,晦涩暗淡的场景,永远也分不清的同学的面孔。

形单影只的你。

放学的时候,平常并不常常接触的同学开始用着异样的眼神望向我。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总觉得和我有关联。
于是走到校门口的那个时候,看到学校的保安一反常态的审视每一位出入的人员。校园也因最近的事件特地安置上了识别装置。因为机械通道狭窄的缘故,前行的人群特别缓慢,在冗长的检验和等待之中,那些关于”失踪“一次的言语悄悄蔓延在大部分等待者的口舌之间。
全都是不堪入耳的,无一例外都是对着失踪者不加恭敬的嘲讽和恶意。
他们的嘴角找不到比污垢的脏话更能形容对事情进展的热度,急不可耐的追问可能知道详情的人说”再讲讲,再讲讲。“
挖掘着这份久违的八卦后萌生的快感,俘虏了大部分听众的好奇心。

终于轮到我该检验校卡的时候了。
我按照平常的动作,反手从书包最外层的锁链一开,摸索着塑料包装的校卡,轻轻的往识别器上碰过之后,我就可以离开下面那群嘲杂的声音了。
今天稍稍有些反应迟钝,识别器没有立马发出信号。保安凑了上来,拿起我手中的校卡转了个面重新触发了系统后,他摇了摇头,将校卡还给我后说
”这位同学啊,借用别人的校卡可不好啊,以后还是拿自己的吧。“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对话搅乱了思绪,但因为还要赶着回家给他煮饭,于是顾不上点头便径直往校门外走。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回家的时候,他还是如往常一样,像个孩子一样扑到我的怀中。
”姐姐,姐姐!“他抬起头,天真烂漫的笑容溢满着令人欣慰的幸福感。
我看着怀里的他,弓着腰,为的就是身高的差距而弥补的动作。他用脸颊蹭了蹭我的胸口,丝毫不在意男女有别的隔阂感,我轻轻将他抱住,学着他的样子蹭了蹭他的胸口,从我耳廓旁淌下的,细软的发梢还沾着雨露,可全都在他温暖的胸膛上融化了。

他总是这样子孩子气,爱哭,不爱闹,静静的一个人呆在家里,掌心趴着窗棂窥视着目力所能抵达的地方。我想他心中会有另一座城池,比起这雾霭沉沉,阴霾遮蔽的城市,接近,又或许背道而驰的精神王国。

以及一并遗忘的苦难与记忆的储蓄间。

事态至此,我同他一样,也有个储蓄间,里面封藏着关于这几次经历触发的记忆,还有更多离未来很遥远的梦想。

如果两个人同心相连会离未来越来越远,如果

但在此之前。
你应该看过这样子的场景。
我曾经叫阿历克斯住手,他不该如此对待他,坐在板凳上,将他脖颈上的项圈紧紧拉扯起来时,因为疼痛,男生的手指扯着项圈的缝隙不住的喘气。几番招架和训斥之后,他哭泣的面孔被绝望而痛苦的物质蒙蔽上往西神采奕奕的色彩,阿历克斯便毫无情感的扇脸,力道不重,但很疼。
从他龇牙咧嘴的捂住嘴角开始。

阿历克斯说,“你总是在等待这种场景出现。”

“你不会要置于他死地,却只想告诉他一个道理‘这里很安全,外面很危险,我们相依为命,我来保护你’“

总在做着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梦境,无法允诺的现实,无数次迁就和磨合却不能拉近的差距感。

我被激怒了。

很显然,阿历克斯做事总要有头有尾,说话的间隙,又往他的脸上印了几笔触目惊心的伤痕。

他害怕极了,拼命的往桌子里面退缩,头磕碰到桌角时一阵闷声,他吃痛的捂着后脑勺,又把脚和肩膀在桌腿间挪动,整个人就固定在里面一动不动。

结果,阿历克斯脸上结结实实挨了我一击重拳。拳头打在他的颧骨上,生疼,随即毫无能力再狠下心。而阿历克斯只是将脸偏向了一边,并没有过多的言辞。

”你不就等待着这样子的场景来临吗?“

在他毫无愧疚的脸孔上,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哀愁将他的视线冻结。兜帽的阴影将阿历克斯的五官凿刻成石雕模样,薄薄的唇角微微翕动着,欲言又止的抉择过后,他选择沉默。

我不明白阿历克斯为何总是对着他做出这些过分的事情。
但如阿历克斯所言,倘若阿历克斯在哪一日消逝,他的存在也随即幻灭。
我果真如他所预想的那样子,迫不及待的反驳说道”和平相处就做不到吗??“
”难道不作出这些过分的事情就不行吗?“

在我搅尽脑汁来搜罗关于人世最粗鄙,最不可信任,以及最尖锐的言语来贴切的形容着二者存在的关系有多么荒谬的时候。
我想绝大部分的人也为阿历克斯的存在抱着疑惑和不解。
他何时存在,何时消逝,他在我生命的年份举足轻重,他又是怎么融入了我的生活,成为仅仅有序,一层不变的生活规律里的一条守则。
还有。
存在和存在之间,怎么能没有任何能斩断的关联。
只能说,阿历克斯说的每一句话,如果不听进去的话,这样子的生活,也许会不复存在。
我不希望它消失。
很多事情,不得而知,最后只能成为软弱的代名词。

回归日常。

抱着对阿历克斯还残存着一丝歉意,就这一架之后,我们隔了很长时间没有说话。而他却仍旧一无所知,前一天的伤口后一天就忘得一干二净,虽然夜晚还是会做着噩梦,会突然哀嚎大哭起来,我便挪起身子换个位置,将他推入靠墙的位置,放置他半夜摔下床铺,另一边将被褥盖好。
整个床铺上,隔着薄薄的衣料,浆洗干净后的衣物气味以及他温热的身体上蒸发的,微微的气息,像蘸着颜料膏笔触,轻碰着雪白的四壁,冰凉的地板以及疲倦不堪的我。
他真的像个孩童一般,不懂世事真假,只懂得依附在大人身旁,怯怯的躲在大人的身后,张望着来往的人,或是停驻的人。

人来人往的街市与琳琅满目的商店,吆喝的小贩和忽然撞入视线里的气球。
我大概已经,尽其所能,塑造出这幅看似平静的世界,我唯一不敢肯定的,就是他执着我双手时眺望周遭的眼神,深浅不知,暧昧不清。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我怜惜的看着熟睡的他,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又到了返校的日子。
独属于中午的倦意感盖天而来。
午后的学校略显单调,留校住宿的同学早已三五成群返回就寝,平日没午睡习惯的结伴去图书馆,两三个男生凑在电脑桌前玩着网友,黏贴在黑板旁的公告纸不知被谁撒了点水,水渍干枯后皱起沟壑,一绺的皱折泛着淡黄。

 仍然能清晰的看到那张告示的标志。
内容涉及就是学生守则以及安全防范云云。
告示上委婉的说明了学校发生的事件,至于过程和结果一概不得而知。
我来到你所在的班级里。也许是无心所致,当我回神过来的时候,不知不觉走到离你班级最近的一个扶手旁。

被反锁的前后门,以及空荡荡的教室,整齐罗列在教室里面星罗棋布的桌椅,和一捆捆叠放好的作业。
这是你所在的班级吧。
看上去很压抑,因为人都擅长沉默如今的道理,避讳着某些端倪的产生,也许还会延伸出让人反胃的嘲讽,没有节制的讪笑。

昨日的场景依稀可见。
朋友们的面孔呈现着悲恸与难以置信的混合产物,扭捏着要不要对你平日所做的事情道歉的同学数不胜数。
他们的眼神里是透支的绝望。
难以置信的现实。
当日警察来到了你的位置旁边,和班主任说了寥寥几句话。
不用遮掩,也没有悬疑的谜底。
只是在他们交谈的途中那个女孩子急急忙忙的跑了上来,步伐里是经由骨骼加之沉重的思绪衍化到不得承认现状的那种急促声。
迫切的想证明她所想的,”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真相罢了。
果不其然,她看了看警察,再看了看你的桌面,摆置着一团死寂的空气,其余的全部人间蒸发。她依着门口缓缓倾泻了下去,捂着嘴,发出困兽呜咽的声音。很多人被这幕剧震慑得不知如何是好,没有人去搀扶她起来,警察和班主任只能把头撇向另一边,可是能撇向哪一边呢?每一处都是紧逼的眼神,每一处都是他曾经所来临的痕迹。

人难免会被周遭的情景所感染。
如果这将是一场沾染着淡淡的鲜血,搅和着苍白的恐惧的情景的话。
我存在所能给予的光源就非常有限了,不是吗?

这时我想起来那时候,顺手将校卡翻过来看的时候,我的脚步突然犹如注入铅银般停止了。

因为校卡上的照片并不是我的头像,换句话而言,校卡的主人压根就不是我本人。
桀骜乖戾的面孔,紧蹙的眉间上布满了愁容。
压抑着,不停的挣脱所谓的枷锁以及黑暗的你。
已经精疲力竭,连一个眼神的微光也点亮不了。

换位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很久之前。我曾经这样子幻想过。
如果我和他的位置能颠倒过来,这将是多么美好。
在夜雨绵绵的街道上,他撑起伞,把大部分遮蔽雨水的部分倾向了我。
也许是这些细致入微的关怀,流露着只有恋人之间才能有的亲密无间。
宠爱着,你所在意的地方,炫耀着这份幸福和甜蜜,仿佛万物的黑暗都要因为我们而避开的时候。
到底离分崩离析的时刻还有多遥远呢。

++++++++++++++++++++++++++++++++++++++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