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青六页 智慧的追随者

人间邪口

 
 
 

日志

 
 

诅咒毒雾下的悲哀哽咽——观《another》TV动画有感  

2012-05-12 22:38:58|  分类: 影像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诅咒毒雾下的悲哀哽咽——观《another》TV动画有感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精良的制作,严谨的作画,剑走偏锋的情节,使得another在春季新番的明媚美好的暖意里撩拨起发人深思的砭骨恶寒。TV先行版制作海报上,逼仄僵硬的电线杆上乌鸦结伴喑哑,将黄昏晕开绝望的血色,深邃阴郁的景致用着惨烈而凄凉的色泽将坡道上低垂红眸的misaki静静的包容其中。而另一幅画则是印刻在绫辻行人 的小说单行版上,血污染脸,狡黠的青瞳里藏匿着扑朔迷离的misaki。another的封图总是先发制人,堪比同期书类一派温暖柔美的图像,显得格格不入。
    TV动画《another》的第一话便用快速切换的画面将纵横全篇的迷局惨案纷纷尽收观者囊中,自问自答的独白台词轻描淡写的勾画出misaki引人揣测的身世。可寂寥的话语没有彰显出危险的本源,于是观者浑然不知的被代入动画情节里。
    往往在悬疑推理案件里,行踪诡异的人物会误导读者将怀疑的准心瞄准其人,关于misaki身份的概述简单直接,可细细一想却带着惨烈的痛感。大家将她消逝的结果归结成臆想幻觉里的存在之人,陈旧古朴的座位和桌椅扶把仿佛前一刻还掠过她颦蹙含笑的倩影,可后一刻众人在愿景的沉溺里惊觉无人生时,揭露的伤口迅速腐败溃败,蛆虫盈绕,尸臭扑鼻,蠢蠢欲动的危机骤然将往日3年3班被诅咒了。
   
诅咒毒雾下的悲哀哽咽——观《another》TV动画有感 - 昔寤 - 白塔守护者 南国昔寤

    诅咒是推理悬疑的热门词汇,比肩密室杀人和孤岛生存,诅咒的实质通常是人为的仇杀,报复,或是不经意的巧合,偶然性直逼必然性的惨案,然而三年三班每年混入不存在的死者一名,生者的记忆被暴力的篡改和修正。生者死者同席而坐,死亡的阴翳布满盛夏里的夜见山。谨慎的抉择和武断毫无意义,这场和仇恨、阴谋、凶杀毫无瓜葛的惨剧轮回才真叫人胆颤心惊,被实体承载的诅咒根源有着令人对揭发真相而染瘾有着相当冲击力的快感,正因为读者同被害者被放置在同一混沌的起点,在俨然成为招魂所的班级里被静置在灾厄滋生的培养皿之中,屠戮也无,唯独死亡窥窃。从班长不慎踩空台阶纵身坠下楼梯,被钢制伞柄贯穿刺喉的惨景晕染宁静的校园开始,惊魂度日,诚惶诚恐的生活如醍醐灌顶,给相关或不相关的人们标注上人性阴暗和世界暗礁的警示标语,“死者之地生人勿近”。恒一对于白热化焦灼的事态颇显无奈,他被没有侦探家瞻前顾后的深思熟虑,如常人对危险的恐惧,他胆怯,优柔寡断,不思进取,态度暖昧,半信半疑。护士水野早苗同他深究misaki来历时不幸惨遭电梯事故,她所做的对灾厄最浅层的剥落也仅仅是拂开misaki身世的沙粒,同时也是将厄运的沙土覆盖于她的坟墓上。当她疑虑重重的踏进失修的老式电梯里时,冥冥之中就注定她有去无回。水野早苗的死让观者对于恒一横向的固定思维咬牙切齿,那时候我不禁为恒一周围的人捏把汗。就恒一的质疑程度尚浅而言,他完全有理由自己去医院查清,他只要不去询问水野早苗关于misaki的事情,抱着中庸暧昧的态度不理不睬,兴许这场盛夏里竖立的坟碑会少一块?恒一唯独拥有的是他雷打不动的冷静,众人目睹死亡会纷纷失声叫喊,在最后班级聚会的屠戮派对里他拿着手机在火海间寻找misaki,他和孤高沉默的misaki不同,他不精明,甚至愚钝,后知后觉,他说话慢条斯理,头头是道的原因是惨案繁复出现,他逐个摸清套路才能解出迷题。正因为他平庸无奇的形象使作者套设陷阱,从他同misaki的对话之中搅得人如同在云里雾里。
    misaki言简意赅的说出恒一同她对话的种种错误性,但三言两语的对白却细思则恐。misaki断言她不曾被人看见,恒一是第一个看见她的人。被悬疑剧熏陶已久的观者此时此刻的解释纷纷归于“misaki的实体形象是看不见的,恒一遭遇的类似于亡魂的精神存在,misaki是不存在之人。“不过细心推敲便发现这种障眼法其实在很多小说里屡试不爽。见琦鸣的出场远观是诡谲多段,但她解释她是为了去探望姊妹才来医院的阴阳间则是有理有据的,反倒恒一在被赤泽泉美质问一年前他曾来到过夜见山的经历被恒一木讷的摇头一笔勾销,饲养在家中的鹦鹉和老人叫着怜子的名字,言语悲戚,不带缱绻温情。
 
    怜子阿姨的逝世源于灭顶之灾的连环凶杀,她充其量可能是当地报纸浮动的数字,但对恒一和他的家庭却不能愈合的伤口。恒一对怜子的情感胜似母子,血缘相传的羁绊在原本宁静安详的小镇上纠葛成不忍回忆面对的根源。恒一对于逝者的思念加重了对怜子作为灾厄里死者的存在时间和存在感,无法释怀的心情从他决意斩断过去时,朝着被见崎鸣指向被压在断木下不助挣扎的怜子挥舞锄刀。画面留给读者是浓重的黑幕和血肉崩碎的声音,如果不接着前段剧情来看就误认为恒一和见崎鸣二人是在制造场意外死亡的案件。恒一挥动起的锄刀只是被剧情需要和前提摘要形容成斩断过去的媒介,可倘若换位成意识尚存的怜子看来,却是行凶杀人的刀具,误打误撞的路人也无从目睹恒一波涛汹涌的心里激斗。这场同过去,回忆,挽留叠加成悲哀婉转的故事,在温暖纯净的愿景下,时隔多年后的班级集体聚会从敕使河原直哉 莽撞的大喊”只要杀死不存在之人便可以解除灾厄“,他话说得太透,一针见血的刺激了在场迷迷糊糊的同学们,他们本质的愿望无疑希望从班级聚会的互帮互助里减小意外死亡的概率,可内心沉睡已久的负面暗能则在寻找到解决灾厄的催化剂下愈演愈烈。动画的结局,烈火焚烧吞噬,缓缓蔓延的烟雾就好比扩散在每个人心头的疑云,不安,怀疑,乃至扭曲理智,将死亡的恐惧嫁祸在寡言的见崎鸣身上。这是考验人性的时候,凡是人在不缺乏外力因素的影响下,对死亡反抗得懦弱无力,因为他们坚实的骨头被包裹在柔软的肉体之内,他们及其容易遭到伤害甚至死亡,动物面对危机的本能是逃跑,周身之物弃之不顾。三年三班的同学在蒙遭灾难毒害时,抛弃的不但是同伴,还有心中对他人的信任、冀盼和责任。火灾还未蔓延时,敕使河原直哉望月优矢 逐个敲门告之同学纷纷疏散,因为危险远离他们,人的理智依然主导。可当死亡的人数急剧上升时,强烈的危机意识将秩序井然的疏散过程扭断得支离破碎,也将理智的神经逐个掐断,复仇在灾难宏大的背景下显得再自然不过。当见崎鸣和恒一传过走廊时,广播站传来多佳子冰冷的声音,她振振有词的指明见崎鸣是死者的合理依据,仇恨的风暴使每个人难以平复内心与理智的激烈反抗,他们的生死攸关竟全掌握在见崎鸣这位寡言沉默,行踪诡异的同学身上,同学相残的灾祸自然不可避免,见崎鸣的命运则在虚伪的谎言里被逼迫到悬崖边缘。拳头紧握,拿起利器的同学们仿佛操控般喃喃着”让死者回归死亡“的低语,尽管他们的神色里充满着疑虑,不安,更多的还是愤怒。讽刺的是,三神老师义正言辞的阻止随着钝器敲碰头颅后的轰然倒地从此没了音讯,她就是死者,可死者淌开的殷红鲜血留给同学的只有劫后余生和意识回归的惊悚。丧心病狂的同学露出了异人的诡异笑容,癫狂,惨烈,种种的一切都只是对逝去的亲人,嫁接于痛苦之外的精神异常罢了。

    世间最美的东西,莫过于现实抑或梦境。

    another动画版弥留最后的,是恒一艰辛的抉择过程,以及misaki的淡然诠释,纵然知道了灾祸的死者是谁,又有谁会相信他们呢,在灾难没有降临到头上时,你能回望着日新月异的城市仓皇而逃吗?another里面,放不下的是怀念,是对挚友、亲人和朋友的怀念,misaki的形象非常模糊,每个人都可能是misaki的替身,见崎鸣是她妹妹的替身,而三年三班对于misaki,这份沉重的哀思和悼念在日益更替的岁月里逐渐变质成恶性的死亡循环,短暂的假象可以扭转生者对已故死者在一年里的全部印象,直到耸立在死者周围的生者纷纷腐烂成尸骸,劫后余生的人才被更大的痛苦击穿肺腑,并将恐惧传承到了下一个三年三班。最初的misaki是受人尊崇爱戴而使同学必须假装他存活于世来聊以自慰,而死亡的他则在毕业照上用着惨淡苍白的面孔朝着镜头微笑,如果在见崎鸣人偶之眼看来,就好像耸立于生者里持着镰刀的死神骷髅头一样,震撼,叫人惊觉,失声,又痛楚的存在吧。
    这就是一个隐隐作痛的触点,如果恒一过于懦弱而轻信眼前,已然成为诅咒厄运的傀儡的怜子阿姨,三年三班同学的你杀我夺是不是成为啼笑催泪的闹剧?是不是带着讽刺意味的黑色幽默?放得下的东西是美好的,怜子阿姨的死亡被见崎鸣亲眼目睹的全过程,而她却在片尾才缓缓开口。就如她天赋异能的人偶之眼,她何苦要看着悲剧辐射到每个同班同学身上才罢休?也只有那句”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子呢“,冷静,却带着无奈的口气,在盛夏末端里轻轻一声叹息,消失在了初秋寂寥的蝉鸣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